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飞醋》(雨村日常)

黎簇这小子有点不对劲。

和张起灵一起包饺子的吴邪第三次对上那小崽子的视线的时候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他们在雨村住下之后苏万总往这里跑,黎簇这小子却强行维持高冷,非必要情况绝不在吴邪面前露面。这次也不知道抽什么风,跟苏万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天不说,还动不动就盯着张起灵看。

蹊跷。十分蹊跷。

吴邪瞥了黎簇一眼,往饺子皮里夹了一筷子馅,想起黎簇第一天来的时候,见到张起灵第一眼的反应。

这还是黎簇第一次跟张起灵近距离接触,在黎簇的认知里,张起灵是传说一样的人物,不论是在汪家的资料还是吴邪的记忆中,这都是一个强大如神佛的男人。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照片的时候的那种悸动,虽然感情来源于吴邪,但是身体的反应却是真实的。现如今见了本人,这种感觉只增不减,自己在内心里神化一番后,张起灵直接从偶像升级成了信仰之神。

以至于见到张起灵的那一刻,黎簇在原地愣了足有三秒。

这是让吴邪遐想连篇的三秒钟。

黎簇对张起灵很感兴趣,他是无法想象这样神秘到接近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是怎样生活的,看着张起灵做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是一件有趣又奇妙的事情,他和吴邪的相处方式没有任何违和感,在此之前黎簇从来没想过吴邪还会有这么乖贱嗲的一面。

没错,就是嗲,老嗲精,不要脸。

看张起灵和吴邪就像是看电影一样有趣,黎簇看到张起灵把一个饺子从吴邪手里接过来,把开口的地方重新捏合,他哼笑了一声。

这时吴邪刚好看过来,黎簇的表情僵了一下,立刻别过脸去。

吴邪眯了眯眼,心想这小子肯定有鬼。看就看呗,还偷偷摸摸的,鬼鬼祟祟干什么?还有那个笑容,嘶……

吴邪满手都是面粉,扭过脸去瞧了瞧张起灵,觉得自己男人包饺子的样子果然也迷之帅气,就让张起灵去厨房烧水,少在屋子里转悠。

张起灵并不知道自己怎么转悠了,但还是乖乖听话烧水去了。

胖子端着装着肉馅的盘子走了进来,见张起灵走了,叫道:“哎,小哥你干什么去啊,饺子包完了吗就想开溜,态度大大的不端正。”

黎簇听了动静,扭过头来看,见张起灵往厨房走,有点纳闷,但又好像明白点了什么似的。他跟吴邪的目光又一次对上,这下黎簇没有移开视线,吴邪愣了一下,骂道:“小崽子,不会包饺子别闲着,去扫院子去!”

这语气跟他妈迷之相像,黎簇比了个中指,从沙发上站起来,出去了。

吴邪用胳膊肘拐了拐胖子,说:“哎,你觉不觉得黎簇那小子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什么不对劲?”胖子包饺子喜欢放很多的馅,吴邪说话时他又夹了一筷子,心不在焉地搭茬。

吴邪“啧”了一声:“你没发现他总盯着小哥看吗?”

“没有。”胖子摇摇头,“再说了看就看了,有什么稀奇的,咱家小哥什么人物,谁来了不多看两眼啊?”

胖子说完这句抬起头看向吴邪,贼溜溜地乐了一下,说:“哎哟,天真,不是吧,现在这么酸了吗,这就吃醋了?”

“吃你妈的醋!”吴邪怒道,“我没跟你开玩笑,这小子真有点不对劲。你说他是不是有点那啥?”

“哪啥?”胖子脸上挂着类似于哄小孩的笑,作出愿闻其详的样子。

吴邪寻思了半天没能说出口,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说:“你说他是不是对小哥有点意思。”

这下胖子是彻底被逗完了,说:“你他娘的以为谁都是你呢,咱家小哥是优秀,又他妈不是扳子,怎么着,见一个弯一个?”

“行了,跟你说不通。”吴邪把面皮甩在桌子上,想了想又说,“就他看小哥的眼神……”

吴邪说到这里顿住,考虑要不要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最后他选择不要这张老脸,也要让胖子相信他的判断,于是他接着道:“跟我看小哥的眼神有点像。”

“是吗?”胖子敛住笑容,一副假兮兮的认真严肃表情配合吴邪。

吴邪坚定地点了点头。

“要跟你看小哥的眼神一样的话,那八不准还真有点问题。”胖子点了点头,附和道。

吴邪这么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黎簇通过费洛蒙了解了不少他的事情,也接收了他的感情,在他的感情里,又对张起灵的最为强烈,吴邪是知道这种记忆对人的影响的。要是因为自己把这孩子引上了这么一条苦逼的不归路,吴邪的心里多少还有点过意不去。

他把自己的猜测跟胖子讲了一下,问:“你说我用不用去开导开导他?”

胖子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要是这样的话你还真得说说,别让那小子在一棵树上吊死。”

“那我去了?”吴邪试探地看着胖子,拍了拍手上的面粉。

胖子点点头,拍了吴邪的肩膀一下。

吴邪得到了胖子的支持,走出了屋门。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保持着认真聆听表情的胖子便瞬间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吴邪听到笑声回过头,胖子正担忧地看着他。吴邪走了出去,胖子踮起脚,支起脖子往外面看,拍着大腿狂笑起来,连声都笑没了。

苏万舔着棒棒糖晃悠过来的时候正看到胖子撅着腚笑得几近痉挛,过去弯腰问:“胖爷,你怎么了,笑什么呢?”

胖子说不出话来,把手搭在苏万的肩膀上,把他搂到了窗前。

黎簇敷衍地扫完了院子,坐在小板凳上心不在焉地喂鸡。吴邪走过去,歪着脖子朝他扬了扬下巴,招了两下手示意他过去。

不知道又犯什么神经。黎簇一把把手里的小米都扬了出去,走到吴邪面前去,问:“干什么?”

吴邪:“你觉得小哥这人怎么样?”

黎簇露出疑惑的表情。

吴邪吸了一口气,搂住黎簇的肩膀,说:“你就说你的感觉,你感觉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黎簇觉得吴邪的精神病非但没有好,反而是更严重一些了,他回答:“挺好的。”

“跟你想象中呢?”

“一样。”

卧槽,完了完了,中毒不浅。这都沦落成这样了还跟他想象中一样呢,这小子有点忠实啊,比张家人都铁杆粉。吴邪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义务帮黎簇走出泥潭,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感觉一样,相处久了,就不会这么觉得了。人吧,就是有神秘感才觉得哪里都好,一旦柴米油盐酱醋茶,那就什么都没了,你知道吧?”

黎簇:“???”

“你别你张大神看着可厉害可帅了,但是生活里臭毛病一大堆,除了我还真没别人受得了。”

黎簇:“啥?”这他妈是在跟我秀恩爱吗?

吴邪拍了拍黎簇的肩膀,说:“你还年轻,路还很长,千万不要钻牛角尖,有一句文艺的话怎么说来着,在机场等船啥的?有些东西吧,你以为是真的,其实都是假的,都是副作用。我还有一阵看见老鼠就馋呢,那就是后遗症,过去了就好了。”

听到这里的黎簇已是一头黑线,再听不出来吴邪什么意思他就真是个傻子了。黎簇满心崩溃与无语,默默地点开了微信的语音。

吴邪:“对面小芳长得可好看了,我介绍你认识认识?”

微信群里叮咚一声。

——“对面小芳长得可好看了,我介绍你认识认识?”

——“对,不要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

远在北京的黑瞎子笑得从沙发上滚了下来,雨村的上空久久回荡着胖子和苏万的笑声,以及被他们无数次重放的语音。

吴邪的老脸没有地方放,羞愤难当,一头钻进了卧室里,正迎面撞见张起灵,吴邪愣了一下,张起灵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你说谁是歪脖树?”

————————end————————


评论(66)

热度(2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