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骚操作》

三十多度的天气,今天的吴邪依然十分燥热。

屋里空调开得很足,按理说他应该觉得十分凉爽。显然让他燥热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天气,而是他的室友张起灵。

他们合租将近一年,拥有十分稳固的友谊,以至于张起灵成天打着赤膊在屋里转悠不觉得有丝毫不妥,但这在吴邪看来十分他娘的之不妥妥。

此处不妥妥应当用吴邪的口音来读,这样就有八万分的委屈都在尾音的调调里了。不妥妥什么呢?一,张起灵身材太好,二,吴邪对张起灵有意思。

这他妈就是勾引,是他娘的看得见吃不着的酷刑。走在暗恋道路上的吴邪苦逼的在某个论坛发了条帖子,取名为“暗恋我室友的日日夜夜”。

此帖一出,连续三天霸占热搜,众位腐女以及闲得没有屁事的事逼网友们纷纷围观出谋划策,了解了吴邪的故事的前因后果后,纷纷表示,两个人其实只差临门一炮了。

“我也想来一炮,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有些人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不知道在网上的时候要有多骚,吴邪毫不避讳地表示了自己想睡张起灵的欲望,收到手里的招数是——“反撩”。

自此以后苏杭一枝花开启了他艰难的诱惑生活,天天跟张起灵对着打赤膊,不知道的还以为屋子里在进行什么淫荡的男男事件。

早上。

张起灵起得总是要比吴邪早,他洗漱完毕整理衣冠的时候,吴邪才迷迷糊糊地从卧室里走出来。他上身随便套着一个白色衬衣,只系了一颗扣子,看起来码数要小一些,应该是去年买的,下身穿着宽大的家居短裤。他含糊地说了一句小哥早,从张起灵身后走进卫生间,打着哈欠抻了个懒腰。衬衫下面露出一小块腰侧,腰肢线条十分好看。张起灵的眼睛落在上面,没有多想,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打完这个哈欠,吴邪拿起架子上的牙筒,不知道发现了什么,他贴近镜子去看自己的脸。洗漱台很是碍事,吴邪不得不更塌下腰肢,揉了揉眼睛。

张起灵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去看吴邪的屁股的。发现了自己的目光之后他立刻收回了眼神,似乎有点尴尬,他难得主动开口,问吴邪:“怎么了?”

“好像进睫毛了,小哥你帮我看看。”吴邪眯着眼睛转过来,不太敢睁开,睫毛被生理眼泪打湿,吴邪看着张起灵。

吴邪的睫毛很好看,脖子线条也很好看。这是合租第一天张起灵就发现了的事情。他虽然觉得赏心悦目,却知道君子发乎情止乎礼的道理,还从来没有逾矩地多看两眼,惶提凑得这么近了。

这下杀伤力上升了不知有多少个百分点。张起灵用手指轻轻扒开吴邪的眼皮,帮他吹了吹。

温热的指尖贴在吴邪的脸上,这让吴邪有点害羞,以及开心和满足。他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用余光去打量张起灵。然后他伸手,帮张起灵掖了掖塞在裤腰里的衬衣。

撩汉秘籍第一招,自然而然,从细节下手。

这暧昧的小动作果然使张起灵的动作顿了一下,心尖像是被什么撩了一把,竟然痒得不行。

张起灵觉得有点不妙。

帖子里的人都在问吴邪效果如何,问他的室友什么反应,吴邪回复:“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我今天一直觉得自己很骚。”

评论区里一连串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吴邪:“你还知道你骚啊!真是厉害了这波操作,绝逼青出于蓝。”

吴邪就这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张起灵加班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面十分安静。他以为吴邪睡了,放轻了动作,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吴邪侧身坐在阳台的窗户上,左手的指尖夹着根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今晚的月亮很好,银白色的月光包裹住吴邪,不知道为什么,竟让张起灵产生了一种非常安静美好的感觉。

吴邪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扭过头来朝他笑了一下,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怎么没睡。”张起灵问。

“不知道,睡不着。”吴邪回答,接过张起灵的公文包随手放在沙发上,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带上次那个点心呢。”

他在等他回家吗?在等他带点心给他吗,像他的家人一样,像他的……爱人一样。

第二天下班,张起灵路过烘培店,他想了想,走了进去。

论坛。

吴邪:“今天小哥给我带点心了, 他这几天特别温柔,但是我觉得光按你们说的这么无形撩人肯定没用,小哥是一个很守旧的人,撩到什么程度都不会把我按倒就干的。”

帖子里的人眼睁睁地看着吴邪从还要挣扎一下的态度自暴自弃到找准定位,给他萌得死去活来,事已至此已经开始天马行空地扯皮,让吴邪给张起灵下西班牙大苍蝇。

张起灵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吴邪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湿哒哒的赤脚走了出来,拿着毛巾到处乱晃,给自己温了一杯牛奶,倚在餐桌旁边喝,唇边沾了些许奶渍,张起灵不由自主地看了几眼吴邪上下耸动的喉结,站起来走回了房间。

吴邪瞪大了眼睛,把牛奶杯放到桌子上,又朝张起灵离开的方向看了几眼,失望地耷拉下了脑袋,扑腾一下坐在沙发上。

完了完了,自己是不是表现得有点太明显,小哥发现我的伎俩了?吴邪越想越觉得心虚,兀自叹了口气。

两个人都有心事,谁也没在客厅待着,吴邪心里有点难过,他怕小哥以后都不理他了。张起灵这两天被吴邪弄得一肚子火,心里的草已经长成了大草原,每日都有腾格尔老师的歌在不停回荡。

他打游戏开着游戏直播,因为操作很神,他的粉丝数目不少,平时除了游戏技巧,张起灵很少会跟他们闲聊,但是因为声音和颜值,张起灵的女性粉丝还是有很多。这天他打游戏都觉得索然无味,思考了两番,还是简单地说了一下这两天的事情。

吴邪无聊地躺在床上刷首页,已经不想再去理会论坛上那些不靠谱的人了。正好看见张起灵的游戏直播,就点进去看了看。

他有一个小号,是张起灵的粉丝号,他经常用小号去张起灵的直播间逛,给砸了不少钱。今天一进直播间,满屏的弹幕都是尖叫的“睡了他啊!”“不用想了他就是撩你,就是想你睡他!”

卧槽卧槽卧槽!吴邪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似乎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见到满屏的好助攻们,吴邪险些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觉得自己上三垒指日可待。

张起灵摇摇头,说:“如果他没有同意,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弹幕里哀嚎一片——“大神,你是直男啊你,活该没对象!人家就差脱光了躺在你床上了!”

——“难道暗示还不够明显吗,我的妈呀我真为你们捉急!”

吴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看张起灵还是一副一脸正气的样子,急得不要不要的,立刻随着人家趁热打铁,说:“对啊对啊!他就是想要你上他!能不能像个男人啊!”

张起灵微微一愣,移动鼠标定在了一条弹幕上,眉尖好看地蹙了一下,眼神一瞬间变得有点杀气。

“我有事,回来聊。”张起灵说完这句话就下了播,搞得粉丝们议论纷纷,怀疑他说干就干地去上三垒了。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网络有延迟,吴邪的屏幕里张起灵刚说到“我有事”三个字,房门已经被暴力地拍开了。吴邪吓得按灭手机,险些没有丢到地上去,磕磕巴巴地说:“小、小哥,你有事?”

“有。”张起灵说着径直朝吴邪走了过去,一脚跨上了他的床,吴邪内心有点小激动,心脏跳得砰砰的,下一秒张起灵一把扯下了他的衣服,三两下绑在了他的手腕上。

卧槽,第一次就这么刺激?吴邪有点小懵逼,然而心中十分期待。

张起灵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凶,侵略性十足的样子,他捏起吴邪的下巴,很不爽地说了一句:“欠操。”

这么多天原来一直在耍这种伎俩,张起灵想起来就是一肚子邪火,决定好好教训教训他。吴邪还震惊于张起灵的这两个字里,没想到小哥居然这么骚,下一刻下巴被捏起,张起灵吻了上来。

卧槽!吴邪在心里爆了句脏口,爽!他想去搂住张起灵,奈何手被绑住,动弹不得,只好一个劲的往对方身上贴。

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张起灵却格外凶狠,直到把吴邪弄哭了也不肯善罢甘休,虽然吴邪一直盼着这一天,但也没想到张起灵的战斗力居然这么强,委委屈屈地说:“你干什么啊,不要这么干了。”

张起灵想了想,附在吴邪耳边,沉声说:“下次发弹幕,记得切小号。”

卧槽?吴邪的脑子里一片白光,顿时觉得自己进入了痴呆的状态,我他妈居然忘记了切小号?!这绝对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的操作,吴邪几乎要被原地羞死,天啊,怎么可以这么骚啊,这要他以后怎么面对小哥?

张起灵可不给他神游的机会,几下就把人干到再也无暇去细想其他的事情。这场欢爱持续到了后半夜,吴邪已经没了力气,小声地呜咽,张起灵从后面狠顶一下,问:“还骚吗?”

“不骚了,不骚了呜呜呜!”吴邪抓着被单可怜巴巴地哭,这后果太他妈刺激了,以后绝对不要自己跳火坑。

游戏主播张起灵再也没在直播里提过自己感情的事,不过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人已经脱单了。论坛上那条叫“暗恋我室友的日日夜夜”也没了更新,不知道后续如何了。

直到几个月后有人重刷,发现版主在自己原来的楼层下留了一条言。

原楼层是:“……小哥是一个很守旧的人,撩到什么程度都不会把我按倒就干的。”

——“他会。”版主留言,三个月前。

————————end————————

 

【瓶邪荼岩】《南派追夫组》通贩中,点我点我~

评论(120)

热度(4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