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张家族长的特长》(雨村日常)

我领闷油瓶回家之前就猜到他在我老妈那里可能比较受欢迎,但是万万没想到丫个面瘫居然能那么吃香,分分钟让我怀疑他才是我妈的亲儿子,而我是捡来的。

怎么说,就是这闷货,真的十分之心机。

首先在面相上就占便宜的闷油瓶,加上我这么个“懒媳妇”,导致他在我妈心里的地位节节飙升。我们在家没待几天,期间我一直赖在沙发上,别说拖地洗碗了,连啃的苹果都是闷油瓶给我洗的。

“吴邪!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快去给小张帮帮忙!”闷油瓶在厨房装逼的稀里哗啦的炒菜,我老娘掐着腰吼我。

这一天三遍的我都习惯了,懒洋洋地答:“妈,你别管他,他自己就行,我去了反倒添乱!”我从沙发上一仰头,朝我妈喊:“哎呀,妈你也过来吧,让他发挥。真的,小哥可爱做饭了,在我们村他没事就去别人家给别人做饭。”

老太太被我气乐了,说你这孩子真能胡说八道,哪有人没事去别人家做饭的。

这个时候的闷油瓶在我妈心里的形象,大抵上是——长得好看、不太爱说话、做饭好吃、干活麻利、对我儿子倍儿好……这么个华丽的人设。

基本上一个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就可以在家长堆里横扫千军了。但是装逼瓶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事情发生在我们陪老妈去购物之后。超市离我家不远,杭州堵车得厉害,正好这天天气还不太热,我们就选择了步行。家里有点经济基础的到了我妈这个岁数基本上都会进入疯狂囤货的阶段,老太太也不例外,间接导致拎着大包小裹的闷油瓶在我妈心里再次加了分。

回来的路上我们路过了一家时装店,橱窗里的模特脖子上围了一条丝巾,低调奢华的感觉,跟我老娘感觉特别搭。我妈是知识分子,别看天天跟我们耀武扬威的,在外面注意形象着呢。我看老太太多看了几眼,就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以我现在的经济状况,父母想要的东西大多可以满足。我妈摆了摆手,说:“改天吧,今天拎着这么多东西呢。”

老太太说完又看了一眼,我们就回家了。

其实老太太说是这么说,心里可能还是嫌贵,我家虽然一直吃穿不愁,但两位老人从来没有骄奢的习惯,一条丝巾好几大千,老太太还真不太买得下手。

这件事我记在心里了,还没等来啥表示,闷油瓶先下手了。

当闷油瓶一脸严肃正经,顶着“这就不是什么事”的无谓的装逼表情把装着丝巾的锦盒放到我妈手里的时候,我和胖子完完全全地惊呆了。

“卧槽,胖爷没看出来,小哥觉悟这么高吗?”胖子在我耳边嘀咕。

我也是一脸震惊,心想没想到啊,丫这察言观色的能力,完全可以走仕途了啊!

我和胖子都是闷语十级研究专员,观察闷油瓶的小表情非常溜,非常明显地可以看到这人面瘫脸下的骚,心中波涛澎湃。

打那以后闷油瓶就成了我妈的宠儿,吃苹果都给打皮的那种。胖子非常没眼看,似乎极度看不起小哥,在闷油瓶的长达十三年的压迫下,终于得到了嫌弃他的机会,还对我感慨果然女婿是丈母娘的半个儿,被我暴揍了一顿(并没有暴揍成功)。

那段时间胖子沉迷于一个软件的养小鸡崽的游戏,游戏模式跟早年玩的农场游戏差不多。为了给自己挣得足够的饲料,他还拿闷油瓶的手机号注册了个账号。

我闲着也是无聊,被胖子拉进了坑,并且非常无耻地加了闷油瓶为好友准备偷饲料。我搜完闷油瓶的游戏号,加载出了他的资料卡——

ID:张家族长

特长:溜须丈母娘

我:“……”

————————end————————

【瓶邪荼岩】《南派追夫组》通贩中,点我点我!

评论(51)

热度(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