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家规》

在雨村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人就是张海客,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在充分明白闷油瓶现在的狗蛋地位后,依然时不时从大老远飞过来骚扰一通,不知是贼心不死,还是实在是挂念他们族长心切。我不止一次的嘲讽他,张海客说我什么都不懂,以前不知道族长在哪里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就是要定期来请安。

我最看不上他们封建主义大家族这一套,但是闷油瓶的地位这么高还是让我非常爽的,听张海客说请安就忍不住寒碜他,一来二去,不知道怎么就扯到张家的规矩那里了。

“也就是现在我们张家没落了,就你这样放在以前,不知道被打死多少次了。”张海客说我。

我心说你们还真不是假封建啊,近亲结婚就罢了,还玩这套?我在电视剧里看过不少这样的情节,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还是第一次,就问张海客为什么,难不成长得帅犯家规吗?

“家主说话一言九鼎,错了说罚便罚,自家的规矩都是人立的。我们张家等级制度非常严苛,就你这样的,一天打三遍都算少。”

我说你们这他妈不是重男轻女吗,刚说完就觉得他娘的好像把自己置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张海客饶有趣味的看了我一眼,说:“谁告诉你家主都是男人的?”

张海客跟我说,除了张家的大规矩,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规矩,每一家的家规,犯错的惩罚非常严苛。尤其是族长家,族长本来就是张家权利的象征,比普通的家主的意义要更上一层楼,族长夫人这个位子不是这么好当的,叫我别把小哥惹急了。

我舔着嘴唇,笑着看着他。心说你跟我逼逼这些个东西干什么,你们张家已经不是早年了,还族长呢,就算有那么个规矩我家也是我当家好吗,我要是家主我就定个一天必须说五百句话的家规,照样一天能打闷油瓶三遍。

这就是张海客的日常撩闲,我也没太当回事。闷油瓶这个族长也就在他和小张哥面前有点尊严,我是不吃他那套的。

说起封建,闷油瓶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不管斗上斗下,他说了的事情就是说一不二、容不得反驳的。在我抽烟这件事上显得尤其明显,我从一开始就不服,哪有人戒烟一下子就戒掉的?不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吗,好说歹说这人就是油盐不进,说戒就是戒,一根都不能抽。

这我哪能乐意,每天跟他仿佛在打游击战,到处发展藏烟的窝点,结果好几次被发现之后晚上被他狠狠地弄了一遭,搞得我的技能多次升级。

从树底下的草丛里翻出藏起来的那盒烟的时候我感觉我活得连小满哥都不如,点上一根深深吸了一口,还没来得及觉得身心舒畅,一抬头就碰上闷油瓶那双黑黢黢的眼睛,我的心跳一瞬间飙到一百八十迈,手里的烟都吓掉了。

闷油瓶没说话,我也没敢吭声。一路上他沉着脸,我耷拉着脑袋,一前一后以这样非常诡异的气氛回到了家。

进了院子,闷油瓶还是没搭理我,径自往屋里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一抬手,“啪”的一下就把腰带抽了出来,两头扣住攥在手里,回头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先进屋。

我一下愣在原地,一看闷油瓶脸色,愣是心头一凉,张海客那天那些话全都响在我脑子里,那句“你别把族长惹急了”以放大的音量响在我的脑子里。这过程不过三秒钟,我看着闷油瓶攥在手里的皮带,觉得这个人真的是能干出来这种事的。要是被他这么揍上一顿,我几天都别想起床了,这么一想顿时有点瞠目结舌。大脑空白了一瞬,我说:“小哥我去看看胖子干什么呢!”

话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跑,还假装自己不是跑得特别着急,以看起来不是逃跑的从容姿态和逃跑的速度奔出了院子,跑到了胖子那院。

迈出第一步我就开始害怕闷油瓶一把把我揪回去,提心吊胆地跑出院子发现自己脑门上竟然都出汗了。胖子正在院子里钉小板凳,见我一下子冲进去,叫道:“哎哎哎,干嘛,狗撵你啊?”

我一秒恢复镇定,晃晃悠悠走进来,说:“我看你今天安静如鸡干什么呢。”

“修修家具。”胖子说,“别指望上胖爷这里偷小鱼干,你说你一天跟个馋媳妇似的,小哥怎么容你的。”

你他妈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要不为躲他至于溜这儿来吗。我在他面前盘腿坐下,说:“馋媳妇你妹,这叫富贵命,家主就是这么有尊严,你懂个屁。”

胖子不愿意搭理我,每天我都喂他吃狗粮,他埋汰我的话已经说没了。他三两下钉完板凳,说:“别在这边赖着,走,过那边去,小破地方站两个人都挤死了。”

我和小哥的院子是正院,院子很大,养小鸡或者活动什么的都在那个院子里,胖子就晚上睡觉才回来。我看他要往那边走,忙一把拽住他,说:“坐下,你总过去,都吓着小鸡崽了。”

胖子扬起眉毛低头看着我,挂着他那“你这货咋这么逗呢”的标志笑容,说:“吓个屁小鸡崽,我他娘的看你像小鸡崽,不对啊天真,你又惹啥祸了?跟胖爷说说。”

“滚鸡巴蛋,我能惹什么祸。”我支吾了一下,梗着脖子说,“我就是看你这院子太没有人气了,怕你晚上睡觉冷。”

胖子一乐,还要说什么,闷油瓶推开了院门,我跟胖子都看向门口,我发现闷油瓶的腰带没在腰上,下意识地就往胖子身后走了一步。

操,老子才他妈没害怕呢,他也不能真打我啊,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张家的时代了。我是不吃张起灵那一套的。

再说了他也舍不得打我,平时我让油烫一下他都怪心疼的呢!

我两手插着兜,扬着下巴,一副嚣张跋扈十分自在的样子,但是看闷油瓶的脸色,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自己,最后开口道:“我有点饿了,胖子你有吃的没?”话罢一溜烟钻进了屋子里。

胖子嗓门很大,我能听见他说话,好像在拦着闷油瓶:“小哥,别别别!他以后肯定不能了!”

“操,张起灵,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啊,不带上私刑的知道吗?胖爷可是娘家人!”

我在厨房偷听得心惊肉跳,总感觉今天这顿揍非挨不可了。早知道就听张海客的一句,不顶风作案了。我这边肠子都要悔青了,胖子叫我出去,我装作啥都没听见的样子探出头,期待我的好兄弟能帮我摆平家庭内部矛盾,出去的时候闷油瓶的表情还是不太好看,胖子朝我使了个眼色,捏了捏我的肩膀。

我心里慌得一批,跟在闷油瓶身后回家,进屋闷油瓶甫一回头,我立刻开口:“小哥,我以后再也不抽烟了!”

闷油瓶定定地看着我,我怕他不信,就差立正了,举起手说:“我发誓!”

闷油瓶点了点头,放了我一马。

接下来的一周我一根烟都没敢碰,急得抓心挠肝。后来闷油瓶看我实在是不行了,终于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戒烟方式,让我逐渐减量,我刚开始十分感激,后来觉得自己他娘的似乎有点斯德哥尔摩的症状,试图矫正一下……当然没有矫正成功。

这他娘的就很难搞了。我仔细思索了一下,发现十多年来闷油瓶好像都这一个招数,操!原来他就是他妈的这么把我拐上贼船的!

……凑合过吧,还能离咋地。

————————end————————

小剧场。

张起灵走到门口,给胖子使了个眼神。胖子一乐,朝吴邪的方向努了努嘴,回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张起灵点了点头。

胖子笑得向后仰过了身子,他清了清喉咙,敞开嗓门喊:“别别别,小哥!这都什么年代了?”

他说着朝屋里看,笑得更欢了,用唇语对张起灵说:“趴门上偷听呢。”

张起灵的眼里有几分笑意,示意胖子继续。

吴邪蔫吧地跟在张起灵身后走了,胖子看着两人走出了院门,笑得跌坐在了地上狂拍大腿。

微信语音。

“哎哎哎,瞎子,我跟你说,哈哈哈……”

“张海客,哎,他大伯!哈哈哈哈今天他娘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瓶邪荼岩】《南派追夫组》通贩中,点我点我~

评论(66)

热度(2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