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脑驴踢小分队》(沙雕小短文)

我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直挺挺地从床上坐起来,闷油瓶早就醒了,倚在床头看着我。院子里鸡飞狗跳,跟他妈闹鬼了似的。

“草他妈的。”我咬牙切齿,“这群狗有完没完?明天让小花想办法把枪弄过来,我操他妈的!”

闷油瓶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不要太急躁,他走出了房间,果然不出我所料,院子里很快安静了下来。

那群汪汪叫跑得比兔子都快,不跟我们硬碰硬,专门打游击战。

事情发生在三天前,我和闷油瓶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说得他娘的文绉绉但是表意非常明显,就是“你丫别想过舒坦了”。我和闷油瓶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汪家人在神秘这点上操人设操的比张家还要猛,真要想搞什么狗事是绝对不会给我们消息的,说不定就是黎簇他们那几个小子没事闲的想逗我玩,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我他妈忘记了,什么样的林子都他娘的长奇葩,就如张家的张海客和小张哥,汪家也有这类脑子不正常的鸡巴玩意儿。汪家被我搞得气数已尽,只能给人家当当打手混口饭吃,其中有一小撮十分他娘的看不上我,我将他们称呼为“脑驴踢”小分队,是脑袋被驴踢了的简称。

汪家的脑驴踢小分队身上背负着对我的仇恨,在雷城之后突然抽疯,决定不让我过好日子,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来到了雨村,到达的第一天夜里捅了我家的鸡窝,把睡得像猪一样的胖子都给吵醒了。

第二天我发现对院大黄在啃我的腊排骨,下午隔壁大妈站在我家门口大骂,说闷油瓶杀了她家的鸡。

……

我他妈服了。脑驴踢小分队太他妈的出类拔萃了,他们是怎么在汪家活这么多年的?这他妈脑回路太优秀了。我在接回闷油瓶之后已经很少动肝火了,这次硬是被他们逼得恨不得挠墙。

虽然脑驴踢小分队并没有对我的生命表达出明确的想要拿走的欲望,但是我们还是要审慎,这群人个个身手都他妈逆天,就算本来没有这个想法,要是有一天突然发现机会了,也未必不会下手。为此闷油瓶跟我几乎是寸步不离,连上厕所都要跟着。很快我就意识到这就是脑驴踢小分队的目的,毕竟他们就是想要我过得不舒坦,你仔细想想,谁拉屎的时候你对象站在你面前满脸警惕地盯着你,你也不会舒坦的。

我他妈现在吃不好睡不好,连拉屎都拉不好,逐渐生出了把这些渣渣都他娘的弄死的杀意。

闷油瓶暗中通知了张海客,我也跟小花通了信,打算把脑驴踢小分队按住,计划一切周详,美滋滋地正要吃饭,天空飞过来一只鸟,一泡屎拉在了我的碗里。

……

我操你妈!

老子站在门口也不放过,你们他妈的待了快半个月驯一只鸟就他妈为了让它往我碗里拉屎???

我太他妈服了,现在终于了解了当时汪家人看我的心情了,人他妈要是脑子不正常,真的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最后一天,丫挺的,我看过了今天你们怎么蹦跶,我操你妈的。

啊啊啊!!!

我这个时候几近抓狂。张海客一行人伪装的路人已经到了村口,装作行人住进了土楼里。

当天晚上我和闷油瓶假装在行好事——这群王八蛋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敏锐,特别喜欢在我和闷油瓶干那事的时候搞事。为此我打算迎合他们一下,跟闷油瓶假装假装,结果外面竟然没什么动静。紧接着,我闻到一股特别刺鼻的臭味从门外飘了进来。

我的鼻子这么不灵敏都能闻到,可想而知这味道是有多么强劲。我心下一凉,以为他们破釜沉舟,打算用一些化学药品弄死我们,不管不顾地就扑上去捂闷油瓶的嘴巴和鼻子。外面传来响动声,闷油瓶拦下我,摇了摇头,走下去打开了房门。

张海客和小张哥以及几个张家人站在院子里,嫌弃地捂住鼻子,看着门口。我跟在闷油瓶身后走了出去,小张哥见我就很欠揍地笑了一下,说:“还真是同类相吸,你看看你招来的都是什么货色。”

我捂住鼻子凑过去一看,他妈的门口放着一罐开了封的鲱鱼罐头。我这次是真的醉了,真的无语了。果然不愧是脑驴踢小分队,比起小张哥都不如,我怎么就跟这两个傻根家族扯上关系了呢???

隔壁大妈被我们吵醒,开始骂骂咧咧,闻到臭味后骂得更凶了。这天之后脑驴踢小分队就离开了,估计也不想挑起下一次战争。但是惹了我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脱身的,闷油瓶授意张海客解决这件事情,于是张家成立了一个“专治脑驴踢小分队”,任命了小张哥为队长。

然后两伙新生代傻根团伙估计又开始PK了,不知道最后结果怎么样,只要不来烦我,我也懒得管。

倒是隔壁的大妈,第二天跟村委会举报我们聚众吃屎,导致一段时间里村里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太正常。不过看在村里的小姑娘此后看到闷油瓶都惊恐的绕开的份上,我没有跟她计较。

————————end——————————


评论(87)

热度(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