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没有咒语的魔法》(伪hp/魔法师设定)

楔子

 

我叫吴邪,是一个见习巫师。我们老九门是一个巫师的组织,每一代的巫师从魔法学校毕业后,都并不能立刻获得巫师的头衔,我们需要去人间历练,圆满完成组织的任务,才有可能得到魔法学院的认可,获得九门理事会理事长张启山授予的头衔和正式的法器。

我这个任务就比较坑爹,之前小花来见习的时候可简单了,就是让他去摘一朵可不什么玩意儿的魔法花,到了我这里,好家伙——“见习巫师吴邪,历练任务:寻找失踪多年的大巫师吴三省。”

这不是我三叔吗!人都走了多少年了,怎么可能找得回来!说不定跟人类孩子都生一大窝了!

我坐在小酒吧的高脚椅上滋溜滋溜地吸着橙汁,义愤填膺,啪的一拍桌子:“小哥,再来一杯!”

服务生小哥正在擦杯子,看了我一眼,又给我倒了满满一杯橙汁,插好吸管放到我面前。我忍不住脸一红,又开始滋滋地吸果汁,偷偷抬眼看他。

 

 

(一)

这是一家地下酒吧,灯光昏暗,酒品和人都不多,不时会有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进来,只喝一杯啤酒,喝完就走人。旁边的卡座里坐的尽是一些头发花白的老人,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交谈,十分安静。

如果你不是寻常人类,就会发现,这里的人身上都带着不易察觉的奇异光芒,这小小的空间里,竟然有两个魔法师和一个精灵。

这类地方,往往是他们这些“异类人”交换信息的地方。吴邪在这里已经徘徊了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得到一点关于他三叔的情报。要不是服务生小哥长得太好看,他可没有耐心再待下去了。

这里的工作人员只有张起灵一个,他是个人类,大多数这种地方的工作人员都是人类,他们照常工作,上班,休息,并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是什么地方。不在“情报所”发生争端是多方的潜规则,就像没有魔法师愿意在常人面前暴露身份一样——当然这一条是硬性规则。

有很多人发的是情报财,在这片区域里,最有名的一个人物叫王胖子,各方的大事小情,只要你想要的,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不过这个人行踪不定,什么时候去哪个情报点,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吴邪只好选择在这家酒吧守株待兔——看在好看的小哥的面子上。

已经一个礼拜了,不出意外的话,王胖子肯定会在今明两天来到这个酒吧,这个人性格很不靠谱,按他的话来说,咱们做情报人员的,总得雨露均沾。看起来这家酒吧不太受宠,吴邪很快又喝完了一杯橙汁,一边偷瞄张起灵,一边腹诽王胖子。

“还要吗?”张起灵见吴邪看他,问道。

吴邪忙摇了摇头,朝张起灵笑了一下。

大门吱呀响了一声,外面呼啸的风雪卷进来一些,激得吴邪打了一个哆嗦,他朝门口看去,本来在交谈的人也静了,都看向来人。

“操,这天也太鸡巴冷了,小哥!快快快,给胖爷弄点喝的暖暖身子!”

吴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了想,复又坐下。

胖子大喇喇地坐到最中间的位置,说:“今天怎么这么冷清呢。胖爷有可多有意思的事想说了。”

他说着扫视了一圈,看向吴邪,说:“小兄弟,世界杯看了吗?你喜欢哪个球队?”

吴邪不明就里,瞎编了一句:“德国。”

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看向他,那目光让吴邪像被蛰了一样感到不舒服。

接下来胖子讲起了自己看球赛的心得,期间另外几个人脸色都是变了又变,只有一个普通人类跟他聊得不亦乐乎,却似乎始终没跟胖子在一个频道上。吴邪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他娘的是暗语——可没人告诉过他啊!

吴邪好不容易抓到了正主,竟然一句都听不懂,不由得有点心焦,又不能在这里露了马脚,正不知如何是好,那胖子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刚才张起灵不知道给他调了什么喝,他暖和过来了开始撩闲,问吴邪:“小朋友还喝橙汁呢?未成年人不许来酒吧知道吗?”

吴邪一听很是生气,他昨天已经满十八岁了,绝对是个成年人,刚要说什么,胖子又说:“你身上这股味,真不招人待见。”

“你丫挺的会不会说话,别以为你胖我就不敢打你啊!”吴邪说着举起手里的魔法棒晃了晃——常人看着只是普通的小树枝。

“这小孩脾气还挺暴!”胖子说着笑嘻嘻地拍了拍吴邪的脑袋,凑过去迅速说了一句:“九点鸡眼黄沙。”

吴邪的眼睛瞬间瞪大,几乎要控制不住地去抓胖子的肩膀,好在胖子预料到他的反应,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与此同时,那黑衣人眸光一变,袖口隐约溢出黑色的烟气。

胖子和吴邪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这间小酒吧。走到门口时吴邪没忍住多看了张起灵两眼,他得到了消息,肯定是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如果……如果自己有机会可以回来,不知道张起灵还在不在了。

吴邪甩了甩头,快步走了出去。

黑衣的年轻人紧随其后。

 

(二)

吴邪和王胖子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胖子告诉吴邪,吴三省当时是带着任务出来的,为了跟黑巫师斗争,彻底切断以汪藏海为首的黑巫师的力量根源,他必须出去寻找一块能抵消汪家那些巫师法术的灵石。

说完这些的胖子本来等着吴邪大义凛然,没想到吴邪一脸懵逼地看着他,问:“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胖子诧异:“跟黑巫师斗争咋跟你没关系捏?”

吴邪站定不动,说:“我一个见习巫师都帮上什么忙,再说了,既然他们都知道我三叔在哪里,为什么还把找到他作为我的见习任务?这不是耍我吗?”

他说着看向王胖子,两个人对视三秒,同时大叫。

吴邪:“你不会是想把我骗走吃掉的黑巫师吧!”

胖子:“你他娘的是个见习巫师?!”

两相懵逼的瞬间,二人同时感到心头一悸,一股强大的黑暗力量正在逼近,这里十分僻静,出了事叫天天不应,王胖子顿觉大事不妙,这他娘的被人盯上了。虽然他也不明白吴邪这个比麻鸡也强不了多少的小见习巫师有什么用处,但现在多说无益。这一点吴邪倒是不用告诉,胖子没等跑,这小家伙先把扫帚掏出来了。

“你飞行驾照考下来了吗!”胖子骂道。

吴邪因为受到惊吓,刚才的伪装魔法已经散了,他穿着巫师的袍子骑在小扫帚上,用指尖戳了戳耷拉下来的尖尖的巫师帽的角,脸涨得通红,说:“保保保个命也不能抓我!”

“……吧。”

“卧槽!”王胖子气得爆了句脏口,一把夺过小扫帚塞进吴邪的魔法袋子里面,吼道,“跑啊!”

两个人撒丫子就是溜,可怜吴邪穿着一身罗里吧嗦的巫师套装,好几次差点没被自己绊倒,黑暗力量的气息越靠越近,眼看着已经逼到了近前。胖子把吴邪往身后一甩,仰天长啸一声,现了兽型。

吴邪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惊道:“你是个狼人啊!”

“这他妈是熊!”胖子对这小崽子实属无奈,他用大熊掌拍了拍胸膛,问:“你是什么人?黑巫师竟然敢公然现身,你以为H市的白巫师是吃干饭的啊?”

那人根本不跟胖子废话,手中魔法棒一挥,一道黑色雾气迎面逼来。

兽人大都是物理攻击的能手,迎面撞上魔法,除了躲再没有其他办法。吴邪晃了晃手里的魔法棒,一道蓝色的闪电迎了上去。胖子冲上去就是一掌,那黑巫师闪身躲开,胖子吼了一声:“往闹市区跑,他不敢跟上来!”

吴邪闻言转身便跑,从这个街道转过去就可以通往一个……红灯区。他顾不了那么多,匆匆忙忙地跑过转角,竟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吴邪跌坐在地上,发现那人竟是张起灵,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爬起来抓着张起灵就要带着他一起跑,一道黑色的闪电抽了过来,吴邪扑倒张起灵,两个人滚了两圈,被击打到的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那黑巫师突然出现,伸出手就向吴邪抓去。王胖子发出一声巨吼,一团火球打向黑巫师。

趁黑巫师躲避的功夫,吴邪管不了那么多,掏出小扫帚跟张起灵说:“小哥你抓住我,你别害怕!我是好巫师!”

他说着把张起灵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念了咒语,两个人一股烟就窜了出去。张起灵并不慌张,眼睛里竟毫无意外,双臂紧紧搂住很是紧张的小巫师,两个人一点悬念都没有地撞在了墙上。

那黑巫师摆脱了胖子又追了上来,远处天边几道不同色彩的光芒正在逼近,是H市的白巫师。那黑巫师只得作罢,化作一道黑烟散了,胖子变回人的模样,见了张起灵,表情一愣,说:“行了,先快走吧!”

“不等他们吗?”吴邪问,那些不都是白巫师吗,或许可以帮上忙。

“祖宗,你知道来者是敌是友?”他推搡着吴邪前进,张起灵突然开口,说:“跟我来。”

狭窄的小房间里,挤下三个男人略显局促。吴邪在房间里转了转,说:“小哥,原来你住在这里啊,怪不得会在那里碰到你,可是这种地方……”吴邪指了指墙板,女人的呻吟声隐约传过来,他表情很是天真地问,“不会很吵吗?”

“房租便宜。”张起灵回答,把水杯递给胖子和吴邪。

胖子凑到吴邪旁边去,小声说:“天真,你什么打算啊,这小哥可是个麻鸡!”

吴邪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又扭过去跟张起灵说话了。

胖子倒吸了一口气,一扭头,屋子里一片金碧辉煌,吴邪的魔法棒上的尖端还在一闪一闪地发光,小巫师把挡住脸的帽子尖拨到脑袋后面去,一脸邀宠的表情:“小哥,好不好看?”

张起灵点点头。

胖子被这个色迷心窍的小巫师气得就差没当场晕厥,伸长胳膊一把就把他捞了过来,说:“你干什么呢?!你不找你三叔了?他是个麻鸡!”

吴邪看向他,脸上并不是无理取闹的表情,小巫师的语气有那么点认真,声音却是轻快的,让人听着更是揪心,吴邪说:“就是因为他是麻鸡,所以他早晚都必须忘掉我。我为什么不可以做?”

这下胖子无话可说了,只好看着小巫师蹦蹦跶跶地晃悠魔法棒,满屋子的漂亮盘子在飘,里面盛满了美味佳肴。张起灵这人让人看不出喜怒,只是眼睛似乎亮了许多,看着吴邪的时候,里面有柔情。

这么镇定,这人真是个麻鸡吗?胖子皱眉寻思了一会儿,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三个人在小屋子里横七竖八地睡,黎明之时胖子叫醒了吴邪,他手里青铜颜色的盒子闪了闪,是吴三省的讯息,方位在北,这是联络的方式,他要胖子带着吴邪去找他。

小巫师托着下巴看着张起灵的睡脸,胖子也有点不忍心,这件事却不得不做。

吴邪从怀里掏出记忆药水的时候张起灵醒了过来,一双眼睛那么明亮,定定地看着他。

他知道他要做什么。

吴邪有一点点想哭,他拔掉软木塞,瓶口冒出的蓝色荧光将两人包裹住,这是他临行前吴二白逼着他泡在实验室里两个月才做出来的消除普通人记忆的魔法药水,吴邪从来没想到这个东西会用在自己爱的人身上。

小巫师摘下自己尖尖的魔法帽戴在了张起灵的头顶上,笑眯眯地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眼睛里却全是水光。

“小哥,你要是巫师该有多好。”吴邪话罢,喝了一口药水,旋即,柔软的嘴唇贴在张起灵的嘴唇上。

太阳升起来,天亮了。

张起灵保持着方才的姿势,金碧堂皇的装饰、头顶的巫师帽,还有吴邪,全都消失不见了。

 

(三)

三天后。

胖子苦逼地坐在小酒吧里,心情尤为复杂。吴邪倒是很开心,依旧在吧台边上滋溜滋溜地吸着橙汁,坐在高脚椅上,两条腿来回晃悠。

那一天他们没等飞出H市就被本地的白巫师以无证驾驶的罪名给扣下了,听闻他们……具体是吴邪自己,还招惹到了麻鸡,麻鸡身上没有魔法力量,一旦与巫师亲密接触,一段时间内很容易招惹到四处流窜的神奇动物,保不准会有性命之虞,所以他们短时间内都不可以离开张起灵的身边。

胖子至今都在后悔那天没有拦住吴邪,怎么就让这个小王八蛋亲下去了呢?

吴邪为可以暗中保护张起灵这件事很开心,每天一边跟张起灵重新套近乎,一边用魔法棒偷偷地吓走闻风而来的小小的神奇动物,小见习巫师并不知道自己在那些恶兽的眼里才是美食,甚至对梁上垂下来的那一缕头发都毫无知觉。

张起灵擦杯子的手一顿,他抬头朝梁上看去,双眼微眯,眸中冷芒转瞬即逝,那禁婆连叫都没能叫出声,立即化为了一道黑烟。

这时吴邪偷偷吓走了藏在酒瓶后面的一只小刺兔,露出了微微的得意的笑容,满足地看向张起灵。没想到张起灵竟然也在看他,四目相对,二人都是微怔。

小哥他刚才……在笑?

吴邪愣住,一眨眼张起灵又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了。

他不知道的事,还多得是。

汪家的黑巫师全部聚集于此,在H市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圆,圆心正是这家小酒吧,直径在不断缩小,渐渐逼近,呈瓮中捉鳖之态。

九门,齐家占卜后,派出一队巫师假扮成H市的白巫师,将吴邪拦截了回来,并给吴三省送去消息,要他带着灵石前往吴邪所在的地方,占卜之卦,黑白巫师的大战,节点就在吴邪的身上。

汪家,占卜师占卜得出,汪家呈倾覆之态,竟似无丝毫回圜的转机,最后星盘中央出现吴邪的影像,汪家所有黑巫师倾巢而出,围剿吴邪,以争一线生机。

最先察觉到那群人的气息的是张起灵,他把杯子摆回原位。没有任何反应,下一秒墙壁出现巨大裂痕,四面围墙顷刻倒塌,数以百计的黑巫师将这里团团包围,结界从四周弥漫到天空,毫无任何退路。

吴邪担心地看了张起灵一眼,抽出魔法棒拦在张起灵身前。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站在最前侧,声音有些嘶哑,说:“你就是吴邪?”

“是又怎么样?”吴邪壮着胆子答道。今日一战,必死无疑,哪怕九门的人全都赶过来,恐怕也是你死我伤的较量,多年前的那场大战,难道又要到来了吗?

“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胖子看着这帮人,低声问吴邪,对接吴三省的生意的事,他把肠子都要悔青了。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排场。对方轻轻地笑了一声,那声音凄冷无比,厉声道:“卦象说你要毁我,今日看来,不过如此,我汪家从今以后,再不行占卜术。”

那人说着一挥手,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量如泰山压顶一般,汹涌地朝三人盖了过来,胖子现了兽型打算硬抗,一片金光不知从何而来,轻而易举地打散了汪藏海的能量。

吴邪和胖子惊讶地转过头,只见张起灵面色平静,整个人的气质却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向前一步,手里拿着一根通体乌黑的魔法棒,那魔法棒是乌金所制,看起来十分有重量感,顶端萦绕着金色的光芒。他拦在吴邪面前,看向汪藏海,对方本不过稍显惊讶,见了张起灵的魔法棒,面色大惊:“是你,张起灵?”

此言一出,众多黑巫师哗然。吴邪怎么可能没听过张起灵的名字,不可置信地看着张起灵的背影,瞪大了眼睛。

自己偷偷保护的人是张起灵?那岂不是……他根本没有丢掉他亲吻他的记忆?

胖子生怕这个小傻东西不分时机发难,赶紧一把按住他,暗自松了一口气。

 

(四)

十五年前,以汪藏海为首的汪家黑巫师和以张起灵为首的九门白巫师,曾经大战三天三夜,这是魔法世界里历史性的一天,那天之后,汪家元气大伤,彻底从人类世界抽离。张起灵被暗算,大战结束时,竟失踪了。

特殊的黑巫术封印了张起灵的记忆,直到三年前他有关魔法的一切记忆才逐渐苏醒。他没有选择回到九门——白巫师的世界里,也并不是只有正义。

这三年他蜗居在此,没有任何人能找到他的踪迹,为防意外突发,吴三省出发寻找灵石,而他的小侄子,竟然是黑白再次大战的关键。

这是命中注定。

灵石蕴含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是黑巫师的克星,能催动这份力量的,这世上除了张起灵,再无他人。

汪藏海只是最初见到张起灵有些吃惊,转瞬就恢复了原状,冷笑了一声说:“张起灵,当年大战,也不过是这般景象,你率领九门一众,也沦落到如此下场,今日孤身一人,即便是你,又有什么办法?”

他话音刚落,高举魔法棒,身后几百个黑巫师也同时举起魔法棒,强大的黑暗力量顷刻吞噬了这片天空,重重地压下来。张起灵一挥手,一道金光冲天而起,与下压的黑色力量相互抗衡,怎奈形单影只,已有败势。

黑色势头大盛,很快就几乎要压到了三人的头顶,吴邪举着小魔法棒也放出小小的蓝色能量,杯水车薪。

金色时而向上冲起,很快就被压制下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红色的魔法力量从后方刺破了结界,胖子听到吴三省的声音时感动得就差没哭出来,一块手掌大小的如冰晶般透彻的蓝色宝石凌空飞过,吴三省大吼:“用灵石!”

张起灵蓦地挺直身姿,一只金色的麒麟从他身后显形,如破茧般冲向空中,踏火焚云,众多黑巫师大悚,张起灵举起魔法棒,一道强劲的金光朝麒麟飞去,那麒麟的身形大了一圈,扭头一口吞入灵石,周身散发出圣洁的蓝色光芒,张起灵挥舞魔法棒,麒麟在空中咆哮,如踩着空中台阶般向天空跃去,魔法能量低的黑巫师早已跪倒在地,麒麟向下俯冲而来,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吴邪捂住眼睛,复又睁开时,一切化为乌有。

汪藏海衣衫褴褛地站在众多倒地的黑巫师中间,目光从张起灵身上移到他身后的吴邪身上,双目直直地盯着他,嘴巴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颓然倒地。

 

(五)

这场反转来得太快,吴邪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吴三省见他没事,心头大喜,朝三人跑来。还没走到近前,就见自家那小巫师转到张起灵前面,用魔法棒在张起灵脑袋上敲了一下,吴三省一愣,停住脚步。

吴邪歪着脑瓜看着张起灵,凶巴巴地说:“领头人是吧,很了不起呢!”

他往前走一步,张起灵往后退一步。

“逗我很好玩是不是啊?看着我天天给你赶走那些可怜巴巴的小动物!”

“还假装被消除记忆了,演得可真好,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学魔法的!”

小巫师一说话,尖尖的帽子就一颤一颤的,他倒是很气势汹汹,一路把张起灵逼到了塌了一半的墙边才肯作罢,帽子尖也终于耷拉了下来,吴邪转了转帽子,瞪了张起灵一会儿,看在张起灵老老实实地贴墙站着的份上决定饶他一回,问道:“大魔法师,可不可以教我一个魔法的咒语?”

这时候自然要好好表现,张起灵说:“什么咒语?”

“你对我施了什么魔法,才能让我那么喜欢你啊?”吴邪凑近得贴到了张起灵的身上,下巴戳在他的胸膛上仰头看着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跟那天晚上一个模样,“我学会了,也施给你。”

张起灵的眼里瞬间满是笑意,他深深地看着吴邪,捧着他的脸蛋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轻声说:“这个魔法没有咒语。”

“但你学会了。”他补充道。

“小哥,你魔法那么强,是不是可以飞得很高很高,能飞到云彩上面去吗?”

“嗯。”

“那你带我上去看看!”吴邪说着掏出自己的小扫帚。

天空中,两个人影越飞越远,最后变成了云彩里的小点。胖子和吴三省站在一片废墟中,相对无言。

 

(六)

吴三省:“这小子是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就飞走了吗?”

吴三省:“这小崽子是他娘的一句话都没跟老子说,就他妈的跟别人飞走了吗,啊?!是吗!是吗?!!!”

胖子拍了拍吴三省的肩膀,往天空看了一眼,安慰道:“习惯就好。”

————————end————————

我觉得我十一假期太懒惰了,心里特别愧疚,今天写了一万两千字23333,舒服多了。

第一次写这么洋气的设定哈哈哈,七千字写得好爽。

金主大大找我约稿时是这样的——

金主:大大我想约hp设定的瓶邪!

我:我没看过hp啊,要不你等我两年,我补一下?

金主:我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两年的可能性……那就魔法师设定吧,拿魔法棒就行。

我:那巴啦啦小魔仙你看行吗,也拿魔法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没看过哈利波特啊,就只看过神奇动物在哪里,我尽力了23333
最后,有没有哪位太太给我画个小巫师嘛!!!

评论(55)

热度(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