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刑侦灵异】《江城黎明》之《未开之花》(终)

眼前所见的场景打破了赵黎二十七年以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愣怔了足有半分钟,满脑子在飘弹幕。直到男人走到他身前来,刑警敏锐的本能使他回过神来。

赵黎微微后退一步,警惕地盯着他,男人伸手的动作在赵黎的眼中成为慢动作,他全身的肌肉绷紧,随时准备做出反应。

“别紧张,咱俩算是同事。”男人竟是要与他握手,见他不动作,另一只手伸进怀里掏名片,递给赵黎,“我是异常脑电波发出者聚集地管理所驻江城办事处负责人兼外勤人员兼卫生员江酒臣。”

赵黎:“???”

江酒臣一鼓作气,再次掏出一个小本本,说:“这是我的证明。”
国家异能人士证。

赵黎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琢磨着又觉得凭自己一个人把他按住的可能性不大,他狐疑地翻开了小本本,还真看到了机要部门的印章。

“我才来江城,干的活跟你一样,只不过你抓活的……”江酒臣勾起嘴角,“我抓……异常脑电波发出者。”

这人说话云山雾绕,想来也不是什么正经人。赵黎听了他这话,又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很不符合核心价值观地说了一句:“你抓鬼的?”

江酒臣“啧”了一声:“21世纪了,要讲科学。”

讲个屁的科学,赵黎这时候很想爆粗,刚才那一幕你倒是给我科学地解释一下,他想着朝刚才的地方看过去,整个人一愣。

细小的蓝色磷火飘飘忽忽地悬浮着,本来的平地塌陷了下去,露出一些纤细的白色枝状物体,在月光下反着微弱的白光。

赵黎心头咯噔一声。

“婴儿骨骼脆弱,按理说早就该化为腐土。但怨气太重,尸骨终年不朽,怨气日积月累,凝成实体,化为婴灵。”

赵黎看向江酒臣,这人语气平静,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事实,语气中没有半点唏嘘。

这人不好奇吗,怎么如此平静,他知道这尸骨从何而来吗?

看到这尸坑之前,赵黎都不敢想象这样的惨景。

1995年,青卢乡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标语,下属的村子的砖墙上也喷上了各类各样的油漆。乡医院门口人来人往,一个又一个大肚子的妇女被拉进来,出来的时候身上还盖着被子,本来隆起来的小山丘却塌陷了下去。

乡医院后院有一口枯井,日复一日,竟被死婴填满了,散发出腐臭难闻的味道,黑气笼罩着医院的上空。

下属的村子里也被派去了一波又一波的医护人员,上面的奖励给的丰厚,举报几个孕妇,就能得到一百多块钱。上面领导“唯才是用”,不计较出身,只要是愿意加入,就允许加入,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全都套上警察的衣服,跟着村支书挨家挨户地抓,砸,把大着肚子的女人从屋子里拖出来,顺从的便跟着走了,省了事情,不顺从地照着肚子踹上两脚,孩子也就保不住了,只好流掉。

村子里搭上了帐篷,两个人进去,一个人出来。足月的小婴儿离开母胎还能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啼哭,一针下去,也就没动静了。

后来一天要做的手术太多,又哪能挨个用针去扎,捂死了?摔死了?也都一样,人推着手推车在外面等,死婴一车一车地拉,全都堆在村子外面的荒地里,挖个大坑,坑填满了,就埋了。太阳一起来,十几里地都是一股臭味,好几个月都没散掉,连狗都不愿往那边去。

响应号召嘛,出力打砸的挣了举报的钱,出技术的有机会评优升职,七八个月的孩子,一针引产针扎下去,生出来的时候还会哭会蹬腿,李林芳在那小小的脖子上捏了一下,一个生命就此成为无机的肉块。她从帐篷里走出来,跟一个男人擦肩而过,那时从未想到,这么仅此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有朝一日竟然会与她的名字如此息息相关。

那人是张广之。

这时候杜海平刚刚实习,在医务队没什么大用途,因为是本地人,也里外掺和了不少,没费什么力气就转正了。

当年造下的孽果,隔了二十多个年岁,终于找上了门来。

赵黎蹲在坑边,给车衡发了位置共享。他从眼角觑了江酒臣一眼,那人站在距他一米左右的位置,面色平静,目光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黎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这结案报告该怎么写。”

江酒臣上下打量他一番,嘴唇微扬,说:“没看出来,你接受能力挺高啊。”

赵黎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说:“你能不能跟我回去一趟?”

江酒臣疑惑地看向他。赵黎表情十分耿直:“我不敢走。”

这句话说出口,赵黎心中的小人已经三百六十度空翻式撞墙,心想这要是让常湘知道了,估计能笑他笑整整一年。

江酒臣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赵黎等江酒臣走到与他平齐才迈开步子,两个人肩膀隔着一臂的距离,步调相同地往村里走。

屏幕上,一蓝一红两道标记渐渐重合。江酒臣凝眉,微微动了动手臂,这小动作落在赵黎的眼底,看来偷袭是行不通,于是他便说:“车衡,出来吧。”

车衡从树后面现身,赵黎朝江酒臣走了一步,说:“刚才多亏他,我才……”

他话还没说完,趁江酒臣不备,一个擒拿锁住他的手腕,一瞬间就把手铐子扣了上去,膝盖在江酒臣的膝窝顶了一下。

江酒臣猝不及防,单膝跪地正欲挣扎,车衡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赵黎的面色早没了方才的放松姿态,解下了江酒臣的配刀,掂了掂,分量不轻,是真刀。看长度和款式,是一把横刀,唐刀的一种,不知道这人带着这东西是怎么出行交通的。

赵黎对车衡说:“重要嫌疑人。装神弄鬼,你一会儿去那边看看,有没有全息装置。”

江酒臣一头黑线,扭过脸去看赵黎,有点好笑,说:“大队长,您这脸翻得也忒快了点吧?鸿门宴还给口饭吃呢,你……”

“少废话。”赵黎正色,对车衡说,“‘梆’他!”

帮我?江酒臣没等反应过来,“梆”的一声,脑袋上挨了结结实实一个爆栗,饶是他惯常没个正形,也被两个人这让人窒息的无聊默契弄得一愣,再一看两个人个个一脸严肃正经,不知道怎么能干出这种幼稚的事情。

“我告你暴力执法。”江酒臣无奈,“你俩之前那些案子都怎么破的啊?”

赵黎面无表情:“再‘梆’。”

眼看着车衡又抡圆了胳膊,江酒臣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叫停:“行行行,我不说了,别梆别梆!”

林不复带着人连夜往过赶,赵黎和车衡轮班看着江酒臣。这还是江酒臣干这差事以来第一次正面接触上面的刑警,简直是哭笑不得。

他手上戴着手铐,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着,赵黎是越看他越不顺眼,江酒臣扫了他一眼,用车衡听不到的声音轻声说:“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要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他说着扫了车衡一眼,说:“这没有任何好处。”

赵黎没说话。

刚才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的播放装置,除了眼见为实,赵黎还真想不出来还能有其他的什么解释了。他做警察,活人死人见了不少,自然不信这种鬼神之事,可竟一时无法辩驳。

江酒臣的出现实在很是可疑,先带回去再说吧。

回到市局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八点钟江酒臣被带进刑讯室,十点钟赵黎被“带进了”局长办公室。

十点半关局还没训完,林不复在刑侦队哭哭啼啼地假装要给他烧纸哀悼,常湘的嘴唇上终于再次出现了鲜艳的颜色,涂上口红后气色好了许多。她打开了一封内部邮件,扫了一眼林不复,说:“让他昨天出外勤,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赵黎哼哈地答应着,毫无歉意地反省着。目光不经意地飘到局长办公室的玻璃窗外,眼睛瞬间直了。

江酒臣靠着墙站着,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

关敬峰敲了敲桌子,赵黎回过头。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场口水的洗礼,赵黎拉开了局长办公室的门,正欲迈步,关局却又叫住了他,说:“有些成分的人,永远不要去招惹。”

赵黎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门咔哒一声关上,赵黎这才反应过来关局说的人,可能就是江酒臣。

那人神出鬼没的,已经不见了。

刑侦大队洋溢着欢快的气息,一扫往日加班的窒闷,赵黎一进屋有点纳闷儿,林不复凑上来,说:“老大,审出来了?跟我说说,那个嫌疑人到底是怎么抹除痕迹的?”

赵黎蹙眉,说:“什么?”

“那小子不是招了吗?刚才关局过来说让你过去的时候跟我们说案子破了啊。”林不复说。

常湘的眉毛越蹙越紧:“赵黎,你过来一下。”

“大领导有指示。”林不复玩笑道。

赵黎走过去,两手分别撑着电脑桌和椅背,看向常湘的电脑屏幕。

常湘脸色很难看,说:“关局说让我根据邮件写结案报告。你看,邮件里说县局里找到凶手,凶手畏罪自杀,于昨天溺亡,今天才打捞上来,经指纹对比,与案发现场相符合。”

这个人是青卢乡丰桥村的外迁人口,因为他与董立财关系密切,常湘特意留意过他的最近动态,几起案发时他根本就不在江城市,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况且……他们都知道,案发现场根本就没留下什么指纹。

难不成这几起案子……?

她正欲说什么,赵黎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摇了摇头。

常湘抬头看着赵黎的脸,一种极度的失望涌上心头。她定定地看着赵黎,说:“关局跟你说什么了?赵黎。”她指了指电脑屏幕,一把扯过摆在一边的死亡现场照片狠狠地拍了一下,冷声说,“你好好看看这几个人,这还是你吗?”

这声响巨大,办公室里都静了,朝他们两个看了过来。

赵黎心中无奈至极,却不知该如何解释。既然关局都是这种态度,今天找他,也肯定不只是他的意思,如果放了江酒臣是上面的指示,那赵黎昨晚见到的,就必然是真的了。

赵黎不知如何作答,常湘一推键盘,五指成梳向后拢了一把长发,说:“我写不了。”

她面无表情,推开椅子往外走,路过车衡的办公桌,她拿起烟盒敲出来一根烟,点燃了深吸一口,大踏步地走了出去。赵黎忙追过去。其余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没过几分钟,两个人精神状态十分正常地走了回来,常湘回到电脑前,键盘敲击声啪嗒啪嗒地响了起来。

林不复坐在桌子上,目光在赵黎和常湘之间徘徊了几圈,往后倚在他与车衡办公桌的挡板上,对车衡说:“我觉得他们两个有奸情。”

车衡看着电脑屏幕,头也不抬:“酸。”

太阳当空,金色的阳光洒在空落的小村的砖瓦上,也洒落在荒地上。坑被重新填好,弥散多年的黑气散了去,刚下过雨,泥土散发出隐约的清香。路边不知是谁放了一捧小白花,盛着露水,那般洁白无瑕。

这片土地上,有些事总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我向你发誓,惨无人道的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仍有部分迟来的公道行走在路上,我这一生都会为此努力,绝不妥协。”

这是那日赵黎对常湘说的话。

那般笃定。

————————本章完————————

爆肝爆字数,写得很畅快,希望你们能喜欢。

本章取材于1991山东百日无孩。

资料图片,慎点。

评论(11)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