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黑花】《无双登对》(二)

《江山倦》公布staff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一场轩然大波。

黑花斗琴的热度还没有散去,这个时候发出两个人即将合作的消息,无异于平地惊雷,借了这小小的东风,再加上演员的阵容,成功地将《江山倦》炒了起来。

两位正主虽然没什么想法,但这对cp不炒自热,如风卷残云般出现了一大批扒短裤小能手,挖出了这两个这么多年没有什么接触的人的不少的料。

说来也是奇怪,解语花和黑瞎子在同一个圈子里,且都风头大盛,按理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但是这两个人除了那次在音乐会上,似乎连正面的交集都没有。三年来大大小小的典礼也参加了不少,两个人硬是没同屏说过一句话。

黑花粉翻出来的料大多都是从黑瞎子那里来的,有好几次记者采访,黑瞎子都提到过解语花。

最大的料是——小九爷粉圈里,耳熟能详人人都会说的那句“名花不解语”,最开始的出处,竟然是黑瞎子!!!

当时是一个记者采访,问黑瞎子,认为新生代最杰出的歌曲艺术家是谁,黑瞎子笑而不语。记者又问,如果让你形容一下,在你心目中非常优秀的那个人,你会怎样形容?

黑瞎子沉吟了几秒,笑道:“名花不解语。”

粉丝们转发这条视频,嗷嗷嚎叫,并且开始意淫一场声势浩大的单相思的时候,又有人发现,解语花的专辑“名花不解语”的发布时间,就在黑瞎子的这场采访的不久之后。

难道这不是糖吗?!

微博首页大幅度沦陷。

吴邪此时正在片场准备试镜,他的“金主”影帝张果然不负众望,真的给他弄来了一个不错的机会,不知道动用了什么关系,把他塞进了《年少葱茏》的剧组。

这是一部迎合大众口味的青春剧,请一些小鲜肉来演,会在某个有名的娱乐频道播放。张起灵本来给他安排的是男二的角色,谁知道导演一看吴邪,登时神色大喜,说这就是活脱脱的男一号啊。吴邪二十出头,面相好,白白嫩嫩的,校服穿在身上之后青涩的感觉扑面而来,就连张起灵都微微点了点头。

剧组的人员不知道这大影帝怎么会亲自到这里来,这位老大自从出道开始就没演过任何一个烂剧本,怎么对他们这快餐剧感兴趣了?众人都在暗自思忖着两人的关系,听到吴邪管张起灵叫“小哥”,脑洞又拐了十万八千里。

于是自“张起灵被吴家的小太爷包养了”之后,新的绯闻——“张起灵疑似九门集团某位大人物的私生子”又传得沸沸扬扬,不过此时他们的风言风语尚且还在圈子里比较流行,等吴邪也出道了……

小张哥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到时候有得忙。

闲话不表,三个月后剧组杀青。开始线上宣传,剧组实力不小,投资方也硬,各路资源都买齐了,还没等定档就连登热搜榜。吴邪的剧照一公开引发了一场小小的骚动,然而他的身份尴尬,还有曾经演过的烂片傍身,大多数人还保持观望的态度,不过也有不少小姑娘率先一步叫上了老公,声称:“不管演的什么样,这张脸老娘先舔为敬。”

吴邪的粉丝最近涨了不少,他半个身子都陷在沙发里,懒洋洋地刷着微博,虽然面上没什么波动,但是心里其实忐忑得不行。他被他三叔打击过很多次,再加上之前的失利,实在是不敢抱有什么太大的期望,此时完全没有自己能不能成功的想法,只期望不要被骂个底儿掉。

明天就开播了……唉,喜忧参半。

手机“叮咚”响了一下,张起灵发过来一条消息:“罗曼,六点。”

吴邪看到张起灵找他,心里还有点小高兴。虽然说他跟张起灵是金主与包养的关系,但是张起灵对他一直很好,从来都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两个人相处久了,张起灵的性格使然,很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感。吴邪虽然不说,但是现在多少有点焦虑,能看到张起灵的话,他会安心。

小张哥早帮他定好了位置,他站在窗边,一回头刚好看到张起灵的手机屏幕上那十分简短的几个字,顿时觉得这个人应该孤独终老。

就这么一句话,是个人都不会理他。吴邪什么脾气小张哥多少也知道点,这小太爷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听说跟温润这两个字完全搭不上边,锦衣玉食长大的少爷,骄纵是常事,而这位小三爷嘴巴厉害得很,听说曾把不请自来跑去他家的编剧大金牙损得灰溜溜的走了,在圈子还是个乐子呢。就这么个人怎么也不像是会挨欺负的样子,怎么就对日常臭屁装逼的影帝张这么言听计从呢?

对脑洞一无所知的小张哥百思不得其解。

收到了“金主”的吩咐,吴邪同志乖乖地换了身像样的衣服,还存了小心眼,喷了张起灵上次送给他的香水。要说吴邪误会,倒也真不只怪他脑洞大。张起灵天生不善于表达,说话能简则简,性格还极强势,导致听起来总是带着点命令的意思似的,正好跟吴邪的脑洞撞了个正着。倒霉的影帝张总觉得自己追人的进度一日千里,殊不知对面刚出道的那小家伙演独角戏演得不亦乐乎。

派来接吴邪的人早就等在了楼下,自从吴邪“傍”上了张起灵,王盟就感到自己失业了,属实埋怨了张起灵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得知车不用开工资照发后,这小子立刻扭转风向,成为了影帝张的真爱粉——在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张哥的利诱下交代了不少吴邪的喜好。

罗曼餐厅吴邪和张起灵常来,果不其然,张起灵正在老位置上,把菜单递还给服务员

吴邪落座之后也就安静了三分钟,之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跟张起灵讲话,他拍戏期间根本没见到张起灵几次,自己在剧组里又没有熟人,每次拍的时候都很紧张。这下好不容易能说个痛快,顿时就像开闸了的洪水一样。

他痛快地吐槽了个遍,这才想起某一茬,说道:“小哥,我在这部戏里有几次吻戏。”

张起灵抬头看向他。

“不过都是借位拍的!”吴邪摆着手解释了一下,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张起灵,可谓十分之坦诚。

张起灵没想到吴邪会跟他解释这个,嘴角若有而无的勾了勾。这两个人的脑回路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张起灵觉得吴邪对他十分在意,而吴邪想的是别惹金主生气。然而互相都非常高兴,基本上等同于来自异次元的交往。

张起灵被吴邪这么一“鼓励”,心下也算有了谱,准备等七夕的时候,就跟吴邪表露心迹,那个时候,正好吴邪的剧也快要播完了。

解语花使的小坏就像一个小地雷,躲在犄角旮旯里等着祸害这两个没谈过恋爱的天然呆。

录音棚里。

解语花走进来的时候,黑瞎子正倚着调音器哼歌,他面向门口,嘴角挂着微笑,像是一直在等待什么人。解语花正好迎上那人躲在墨镜后面的目光,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也笑着走过来。他虽然心里觉得这人行为举止怪怪的,但是面上并没有表露。

工作人员叫了一声“小九爷”,迎了过来给两个人做介绍,黑瞎子站直了身体,伸出手,道:“久仰。”

黑瞎子的目光有如实质,终究是让人不太舒服,解语花微不可见地凝眉,握住黑瞎子的手,笑着点了点头。他这手握得分外敷衍,要松手的时候黑瞎子依然没有卸掉力道,解语花本来飘走的眼神重新回到黑瞎子的脸上,他生就一双笑眼,即便生出几分锐利,也赏心悦目得不行。虽然两个人都笑着,空气中竟隐约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息。

工作人员不知道他们手上的猫腻,却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她莫名其妙地来回看了这两个人一圈,刚要说什么,两个人已经松开了手,像没事人一样分开了。

工作人员说:“录音室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您两位先休息调整一下,喝点水,一会儿就开录。”

解语花笑着点了点头。

解语花带着一个助理,黑瞎子则是单枪匹马。解语花没有心思搭理他,低头自顾自地玩着手机,而黑瞎子像没什么事干一样,漫不经心地看着解语花。那眼神虽然不是冒犯,但任谁被一道这样的目光黏着也不会舒服,解语花按灭了手机屏幕,扭头看向黑瞎子,笑道:“黑爷有事吗?”

“不敢当,花爷对我有成见?”黑瞎子双手插在裤兜里,倚着身后的椅子,一条大长腿没型没款地扔在前面,活脱脱一浪荡纨绔。

解语花朝他硬挤了个礼貌微笑。

Cp粉脑补了不少两个人背后酱酱酿酿的故事,实际上两个人背后还真不是像媒体上看起来那么毫无瓜葛。这两个不走寻常路的音乐奇才,在某些想法上经常如出一辙,自从那次斗琴之后,总是阴差阳错的会有一些曲目上的瓜葛。同样的想法,第一份做出来叫新颖,第二个人就叫做跟风,编曲耍歌新模式,玩得就是手快。两个人虽然都不是争强好胜的人,却像玩游戏玩起劲了似的,谁也不让着谁。虽然湖面上不兴一澜,水面下面早就波涛汹涌了。两个人玩隔空打牛玩得不亦乐乎,时隔三年的第一次正式相见,分明溢满了老熟人的针锋相对。

音乐总监这时候终于过来了,各方面都嘱咐了一下,叫黑瞎子和解语花进了录音室,先磨合一遍,然后再正式录。

两个人的专业性都没得说,副歌部分解语花的戏腔一起,站在他旁边的黑瞎子当场就是一个激灵,他扭过头去看着这穿着粉红衬衫的俊美男子,方才那几乎让他骨头一酥的戏腔竟然都成了画外音,再没入他的耳朵。

到了歌曲尾声,黑瞎子的部分——

“江南烟雨离别去,蓑衣不胜寒。

春水可否化狼烟

白衣小将似当年,依湖整衣冠,

回眸看,

树下花月有三千。”

树下花月有三千。吟唱这句的男人目光落在身旁的人身上,“千”字的尾音还在录音室里绕着圈的打转,解语花像是感受到了黑瞎子的目光,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黑瞎子扬起嘴角,心中道,当真是——花月三千。

带着耳麦的音乐总监生生地打了个哆嗦。

————————tbc——————

评论(21)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