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一个喜当爹的故事》

清晨。

张起灵一向起得很早,在雨村的生活很平淡,他有一套新的规律。每天早上洗漱完他会先出去喂鸡,清扫院子,然后为吴邪和胖子做早饭。

这一天早上也是这样。张起灵抓着小米喂完了小鸡崽,打开昨晚锁上的院门,按理来说他会在开门之后拿起院子里立在门旁的扫帚,显然今天事情有变。

大门的门口放着一个小筐,农村常见的小筐,家家都有。筐里用小被包着什么东西,张起灵虽然有些奇怪什么人会在他家门口放东西,但还是蹲下身来打开了小被子。

一个小婴儿含着手指看着他,不哭也不闹。长得很干净,眼珠黑得像琉璃一样,他不像其他这么大的小孩儿一样有一些可爱的小表情,反而看起来有些淡漠的样子,乍一看竟然跟张起灵有七八分像。

张起灵微微诧异,他看到小筐露出一张纸的边角,他扯出来,上面草草写着几个字——“我受够了,请尽你做父亲的责任!”

饶是张起灵,看到这句话也是心里一个激灵。

吴邪难得起早,看张起灵蹲在门口,心下诧异,问道:“小哥,你干什么呢?”

他说着走过来。

虽然张起灵清者自清,知道这个孩子一定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这场景实在是让人百口莫辩,这小孩的模样和这张意味深长的纸条让他自己都快要误会了。这个时候求生欲使他不太想让吴邪看到。

吴邪看到门口筐里躺着个孩子就吓了一跳,说:“江流儿?!”

张起灵对吴邪的脑洞一如既往的无奈。吴邪说着俯下身来,一看这小孩的眉眼,登时表情就变得微妙起来,他看向张起灵,开口道:“小哥,你……”

他转过来,刚好看到张起灵手里的字条,接过来一看就愣住了,吃惊地看着张起灵。张起灵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吴邪磨磨牙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纸,又指了指一脸正经地吮着手指的娃,说:“解释一下?”

今天张起灵和吴邪的小院异常地热闹,孩子的妈妈考虑得很周到,不单单把娃娃扔了过来,小筐里还放着两小罐奶粉和一些尿不湿。他们一群大男人谁干过这个,冲奶粉就冲得乱七八糟,关键时刻还是来吃早饭的胖子过来解围,干净利落地冲了一奶瓶奶粉,他们用一个小褥子临时给小孩儿搭了个婴儿床,三个脑袋挤在旁边看小娃娃吸奶嘴。胖子“啧”了一声,说:“长得还真像小哥,我说天真,你什么时候生的,我怎么不知道?”

“去你妈的!”吴邪怒骂,“不是我生的。”

王胖子惊讶地转过去看着他,吴邪立刻在心里吐了一万个槽,胖子说:“不是你生的谁生的?这孩子长得这么像小哥,卧槽!”

吴邪抱着臂,冷笑一声,用下巴指张起灵,说:“你问他去。”

王胖子继续做惊呆状:“没看出来啊小哥,你个百岁老人还有两幅面孔呢?竟然背着天真干出这种事,你他娘的给胖爷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你怎么三天两头往外面跑呢!”

张起灵无奈:“不是我的。”

小孩儿喝饱了,一脸淡定地玩脚丫,黑黢黢的眼珠子扫了胖子一眼。王胖子立刻说:“你看看这眼神,这小模样!基因难道会说谎吗?真没想到你是这种小哥!”

他说着又去仔细打量小娃娃,看到小孩儿脖子上挂着一根红绳,吴邪也注意到了,走到胖子旁边去,胖子小心翼翼地把那小挂件从孩子的衣服里扯了出来——是麒麟形状的长命锁。

吴邪和胖子一起扭头看向张起灵,眼睛里写满了“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

张起灵:“……”

三个大男人找到了新的乐趣——准确来说应当是吴邪和胖子找到了新乐趣,他们不只逗孩子,对张起灵也绝不放过。天大的事都不会皱眉的淡定大神张起灵这次终于败了,久违地感觉到了一丝郁闷——上一次感到郁闷的时候还是突然多了个叫张海楼的跟班,现在他貌似很想让小张哥带着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孩子一起回乡下。

一上午忙忙活活地冲奶粉,换尿布,给孩子洗衣裳,就这么过去了。吴邪发现养个孩子麻烦得紧,又十分诡异地产生了“为人母”的喜悦,他一边给搓洗孩子的口水兜,一边脑补自己是受气的糟糠之妻,结果入戏太深,把口水兜挂在晾衣绳上的时候他哀怨地看了张起灵一眼,叹了口气,弄得张起灵慌慌的。

孩子午睡了他们才得闲,张起灵已经出门去,去查这孩子的来历。吴邪这才想起来,给孩子照了张相片,发到了群里。

群里都是些大闲人,一天到晚没有不在线的时候,照片一发出去所有人都是秒回。

解语花:“孩子像你家哑巴张,什么时候生的?不够意思啊,都没知会我们一声。”

黑瞎子:“卧槽,徒弟你厉害啊,怎么做到的?”

黑瞎子:“@哑巴张,私聊。”

王盟:“老板你……佩服佩服!”

吴邪骂道:“去你们妈的,你们一个个脑子都有病是吗?老子一个大老爷们哪有这功能,今天早上小哥在门口发现的,我怀疑是他私生子。”

张起灵:“不是。”

他难得地连着说了两句话,又加了一句“不是我的”。

这很没有说服力,他们这些人在地底下待久了,脑子都不太正常,反应在黑瞎子身上就是一直小窗敲张起灵,要他交出秘方。

这帮亡命徒做事神他妈的雷厉风行,第二天一大早就冲进了雨村。土豪花还不是空手来的,买了一大堆婴幼儿用品,小衣服,进口奶粉,还有一个婴儿床,这些东西中午才到,这时他们已经跟宝宝玩得非常熟。

胖子嫌弃他们这些“年轻人”毛手毛脚,谁都不让抱。解语花看着这缩小版的张起灵就觉得新鲜,扭头笑问张起灵:“张先生,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别以为吴邪娘家没人。”

张起灵面无表情,懒得再去搭理他们。胖子正抓着小孩的手摆弄玩,十多个月的小娃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也不知道是谁哄谁。

“还能怎么回事?”胖子说,“哎哟哟你怎么这么好看呢?你娘是谁?你娘是隔壁村秀华不?”

张起灵:“……”

胖子说着把孩子抱了起来,举高高坐飞机,然后把孩子往张起灵脸边一举,说:“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瞧瞧,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

张起灵无奈垂眸,小孩儿也垂眸,两只小手爪张开,解语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起灵朝吴邪“pi”了一声,小娃娃有样学样的“pi”了一声,扭头看向张起灵,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小奶音——“啪噗”,小肉爪拍在张起灵的脸上。

王胖子把小崽子放到了张起灵的脖梗子上,四个人打牌去了。张起灵头顶上顶着个娃,出去喂鸡了。一大一小两个面瘫跟叠罗汉似的,张起灵一只手扶着小孩的后背怕他掉下来,该干什么干什么,没多大一会儿小孩睡着了,哈喇子流下来一大串,落在张起灵的脸上。

张起灵叹了口气,扯一张纸巾擦掉,把小孩放在他的新婴儿床上,给他擦了擦嘴巴,轻轻地为他盖上夏凉被。

张起灵看着孩子半晌,转身走了。

胖子一只手捂着牌,瞥了他的上家解语花一眼,说:“小吴,你说小哥能不能真在外边有人啊?哎你等会儿,我要,俩尖儿。”

吴邪摇摇头:“不要。你能不能不扯淡,就小哥那样的还在外面有人,你还不如告诉我你跟黑瞎子搞基。”

话音刚落,热火朝天打牌的四个人气氛一阵诡异,胖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吴邪,吴邪懵逼,扭头去看黑瞎子,却发现这个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肢体语言都很僵硬。黑瞎子和胖子的眼神似乎碰撞了一下,很快就飘忽开,吴邪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直感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然后那三个人同时笑到翻了过去。

吴邪也随即笑了起来,用胳膊肘拐了黑瞎子一下,笑骂:“操你妈的!”

解语花最先收了笑,嘴角还勾着,说:“那你说这孩子是怎么来的?别说,长得跟哑巴张真挺像的,我乍一看还以为你给生的呢。”

“滚蛋。一对8。”吴邪抬头,“我有那本事都生一窝了,还能就这一个小崽子?”

他说完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直到胖子噗嗤一下笑出声,他看到众人调侃的眼神,暗自卧槽,说:“不知道哪儿来的幺蛾子。”

他本来怀疑有可能是张家人在背后捣鬼,说不定还偷偷取过闷油瓶的精做了个试管婴儿!这样一想吴邪非常生气,但是一转念又觉得不能,张家人要是真来这一出,也是为了闷油瓶的血统,没有把孩子送回来的道理。这样吴邪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看起来闷油瓶更憋屈,他就懒得管了。

他们打了一会儿牌就累了,各自站起来松筋骨。大门那有响动,他们出去正见到闷油瓶拎着一个瘦瘦干干的老头子走了进来,暴力地把人直接扔到了地上。

解语花的眉毛好看地扬了起来,转头看向吴邪,两个人面面相觑,吴邪刚要问什么,那小老头见张起灵要走过来,忙开口,竟是年轻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耳熟:“别打!族长别打!缩骨挨揍超级疼。”

吴邪一听这熟悉的台词,扭头去看曾有“超级疼”的经验的解语花,小九爷面不改色地接了他这记无言的寒碜,懒得理他。吴邪这才反应过来说话人的声音,这他娘的是小张哥!

这下吴邪立刻就不淡定了,从门口冲了过来,小张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骨节舒展开来,扯掉脸上略显粗糙的面具,怪不得张起灵那么短的时间就发现了他。

“这孩子你弄过来的?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孩子哪儿来的?”吴邪心头一股暗火就要烧起来,生怕跟他想的重合。

小张哥没接吴邪的话茬,要跟张起灵说话,一看张起灵的眼神硬是噎了回去,转而看向吴邪,带笑不笑地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吴邪冷笑一声,揣着手走到张起灵旁边,说:“我也不着急,皇上不急有那什么急,是不小哥?”

他这句果然噎了小张哥一下,这群族长控都看不得吴邪这个姿态,几乎气得想吐刀片。吴邪见状反而再接再厉,说:“你少出幺蛾子,院子里人这么多,轻轻松松把你揍到吐豌豆。”吴邪说着话音一顿,嘴角勾起了一个非常贱的弧度,“要不我就把你们族长按到墙上亲。”

似乎没有想到吴邪居然可以这么不要脸,小张哥的脸瞬间就绿了,他恶狠狠地盯着吴邪半天,吴邪无所畏惧地看回来。最后小张哥害怕吴邪真的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开口道:“张海客让我送过来的,你放心,跟族长没有血缘关系,就逗你们好玩。”

他说完不待众人反应,蹿上墙头就溜了。没多大一会儿张海客的微信发了过来。

这个孩子是在孤儿院的门口被发现的,那张纸条就是原来的那张纸条。想必是母亲把孩子给了父亲,而父亲再次抛弃了这个婴儿。张家在海外发展公司,有一些慈善活动。张海客看到这个小孩,非常惊讶,觉得竟然跟张起灵有几分相似,小孩的长命锁也是随身的,张海客更觉得他跟张起灵很有缘分,就送过来给(dou)张(ta)起(men)灵(wan)看(wan)看,免得他(wu)们(xie)在(zheng)雨(tian)村(zhuang)无(bi)聊。

找回清白的张起灵扬眉吐气,搞得黑花胖三人对这个情节发展非常失望,解语花问吴邪:“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吴邪看了进屋去的张起灵的背影一眼,说:“送都送来了,养着呗,我也看他跟小哥挺有缘分的。”

张起灵举着小孩从屋里走出来,小娃娃的两只小胖脚丫像是害羞似的缠在一起扭来扭曲,脸上的神情与身后的张起灵如出一辙,只不过从小肚肚上缠下来的尿布在裤裆那里滴答着水。张起灵面无表情:“吴邪,换尿布。”

解语花拍了拍吴邪的肩膀:“自求多福吧。”

————————end————————

评论(53)

热度(2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