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黑花】《无双登对》(四)

《江山倦》的原声带放出来之后,官博在粉丝们的“强势逼迫”下,放出了当时在录影棚的视频。这在工作人员眼里或许只是段双人录歌的视频,没有任何的不一样。但是在cp粉的眼里,四舍五入就等于上床了。

于是当天的热搜词是——“黑瞎子 深情”。解语花不是很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在黑瞎子的墨镜下感受到深情的眼神的,种种夸张的形容词层出不穷,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这些影响,解语花第一次打开他们在录音棚的视频的时候,居然还真觉得有点不对劲。

解语花后背窜上一阵凉气。

娱乐圈的风头瞬息万变,一时的热点往往万众瞩目,各个节目自然不肯放过这种机会,瓶邪黑花四个人,在同一时间收到了《大人驾到》的邀约。

这是一档娱乐访谈类节目,邀请的往往都是当红的实力派演员歌手之类的,主持人水平很高,风格非常诙谐幽默,大家谈论自己的事情,互相开玩笑,聊心得,间或做一些突发奇想的小游戏。

按理说这档节目是不会邀请吴邪这类的演员的,解语花和黑瞎子天纵奇才,在自己的行业上都有非常大的成就,张起灵是影帝,唯独吴邪是一个刚出道的小鲜肉,火起来差不多算是投机取巧。节目组这次之所以这样设置,估计是考虑到他和解语花和张起灵的关系,一个发小一个“cp”,在互动上相对容易,有很多料可以挖,节目效果会很好。

这对吴邪来说是一个机会,张起灵很少参加这类节目,因为吴邪的缘故也同意了。解语花收到这档栏目的邮件就知道会有黑瞎子,他一时有点纠结,要说参加,他实在是不愿意跟那个黑瞎子在公众面前有什么亲密接触,拒绝的话却像是欲盖弥彰。他合上电脑打算明天再说,离开工作室。

他的车停在对面,这地方位置不是繁华路段,解语花不太喜欢喧闹,因此路上一般没有太多的车。一辆黑色的别克在他走出工作室的时候从拐角慢慢开过来,在解语花走到马路边上的时候,那辆车不偏不倚地停在解语花面前。

来绑票的?解语花不着边际地想,微微皱了皱眉,看向不透光的车窗,等待里面的人的反应。

副驾驶的车窗慢慢降了下来,解语花在心里叹了口气,戴着墨镜的男人单手把着方向盘,整个人的姿态透露着一种刻意凹造型的风骚,朝解语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哟,花爷,真巧啊。”

在我工作室门口偶遇,真的是很巧,解语花露出一个滴水不漏的笑容,回答道:“是巧,黑爷这是有天大的要紧事要办啊,不然怎么跑出半个城来了?”

黑瞎子的食指颇有节奏地敲打着方向盘,嘴角挂着一抹非常愉悦的笑容,听到解语花的讽刺之词,他不但不生气,笑容反而更深了些,说:“事是挺大,大不过填饱肚子。花爷这个点是要去罗杰森吃晚餐吧,一起?”

解语花扬起眉毛,还没等说话,黑瞎子抢先道:“通常你会在六点之前离开工作室,常去罗杰森吃晚餐,他家的奶油蘑菇汤味道很好。”眼见着解语花那双桃花眼里的神色越发不虞,黑瞎子耸耸肩膀,“你在杂志上说过。”

“劳烦黑爷您挂心了。”解语花的声调平得像一条直线,他把西装搭在肩膀上,说,“不过我今天想换换口味。”

他说着笑了一下,绕过黑瞎子的车要走,这个人好死不死地又把车往前滑了滑,再次跟解语花面对面,他摸了摸下巴,真像是思考的样子似的点了点头:“换口味?我知道有家不错的餐厅,花爷肯赏脸吗?”

 

节目录制的前一天微博上就又开始过年。最先公布会去参加《大人驾到》的是吴邪——新人总要表现得谦逊一些。随后公布消息的是解语花,转发了吴邪的微博,说:“还我机票钱。”

“解语花呗未到还款日期。”——皮皮邪是这样回复的。

广大网友们非常爱看闺蜜组斗嘴,这下又解锁了“解语花呗”这个新词汇,全场又笑疯了。吴邪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偶像架子,他自己也不想当什么偶像。所以微博下面一些有趣的评论他都会选择性地回一回。

——“哈哈哈所以说解语花呗的还款日期到底是多少?”

——“32号。”

——“咦?节目组不会报销费用吗?”

——“那就报给小花吧!”

然后就又是一波的“哈哈哈哈,不报给花爷难道报给你吗,清醒一点你根本没花钱!”

同时还有一大波人问黑瞎子会不会去,临近午夜的时候黑瞎子发了一条微博,只有一个字——“会。”

张影帝这次倒是很沉得住气,直到节目组公布参加的人员的时候,粉丝们惊喜地确认了,瓶邪黑花居然同屏聚齐了!

四个人在机场碰头的时候就有妹子激动到当场哭泣,人太多,就算是想要秩序好也不是轻易可以实现得了的,黑瞎子一直跟在解语花身后,虽然两个人距离不是很近,但是黑瞎子的手一直呈现一个保护的姿势,在身侧展开,以便在解语花有什么意外情况的时候可以及时应对。

就算不是追星嗑cp,这样的小举动也非常耐人寻味,黑花党当晚就差要死掉,在场就跟主瓶邪的小伙伴炫耀。

张起灵一马当前,吴邪跟在他身后,身边拍照的人很多,人流随着他们在走,隔着防护带跟他们说话,吴邪没经历过这种大场面,很是不知所措,被问到也不回答,就只是笑,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和镜头的时候,他非常非常紧张。

快走到安检门的时候,尖叫声越来越大,吴邪感到很局促,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张起灵的衣角。张起灵回过头,正对上吴邪有些局促的眸子,他轻轻地在吴邪的指尖上捏了一下以示安慰,吴邪松开手来。

瓶邪粉顿时扬眉吐气。

在飞机上吴邪跟解语花坐在一起,黑瞎子本来想凑过去,但是两个人谁也不理他,他转头去找张起灵,张起灵把眼罩拉了下来。黑瞎子对手机没有什么瘾,都不搭理他,他就自己小声哼歌,手指有节奏地敲打自己的膝盖。后面的工作人员和他们各自的助理都坐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下节目之后的安排,不过女孩子比较多,聊着聊着话题自然就跑偏了。黑瞎子被他们的聊天内容激发了灵感,起身跟坐在解语花的助理旁边的人换座位,小张哥倒是很好说话,站起来之后正好跟黑瞎子撞了个对脸,两个人都愣了一秒,同时觉得对方脸上像是画上去的笑容既神经质又恶心,默契地连招呼都没有打,利落地错身而去。

解语花的助理应当算是“家贼”,明明就是圈里人,大多数的套路都知道,却萌黑花萌得最欢。黑瞎子先像模像样地搭讪,过了一会儿很自然的就把话题引走了。

他就坐在解语花后面,并没有刻意压低音量,解语花跟吴邪听得清清楚楚,吴邪趁着打游戏的空扫了解语花一眼,见解语花毫无反应,就像没听见一样。吴邪回头瞥了黑瞎子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录制现场。

这个节目是内场,观众基本上都是当地的大学生。四个人上台之后呼声非常热烈。

开场节目由黑瞎子拉了一段小提琴。节目的设置非常简单,简简单单地五把高脚椅子,左边右边各两个,吴邪跟解语花坐在一边,张起灵跟黑瞎子坐在一边,主持人坐在中间的正位,大家很自然地聊天。

这一期的主题是“损友”。

节目出预告的时候粉丝就心灵手巧地把那个“损”字改成了“基”,众人纷纷转发,说毫无违和感。

男主持人:“这次我们邀请到的四位‘大人’的队列非常整齐,两位是搞音乐的,两位是演员。除此之外他们还有发小和曾经的室友的关系……”

女主持人:“还有呢?”

男主持人转过去看她,嘴角勾起来:“你想说什么?”

“哈哈哈哈,我没想说什么啊,继续继续。”女主持人笑起来,说。

台下观众会意地呐喊了起来。

男主持人看向解语花和黑瞎子,说:“小花和黑瞎子你们两个近期刚刚有过合作吧,我看到那个短片,合作的感受怎么样?”

解语花笑了笑,看了黑瞎子一眼,说:“还好啊,觉得默契比较好,正式开始的时候一次就OK了,是吧?”

黑瞎子点了点头。

女主持人点点头,认真地评价道:“嗯,回答的就很万金油。”

男主持人笑起来:“哈哈哈,你不要这样讲啦。”

“所以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我们是很正经的访谈节目哎,要问的有深度一点。”女主持人说。

“那好那好。”男主持人看向吴邪问,“网上很多人都说影帝张被你包养了,你要在这里澄清一下吗,还是真的。”

吴邪一愣,惊呆了的表情看向张起灵。女主持人张大嘴巴,眼睛笑得眯在了一起,推了男主持人一把,说:“这种话是可以在节目上说的吗?一上来就这么劲爆?”

“不是你要有深度一点的吗?”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吴邪身上。吴邪以前一直爱看这档没什么节操的节目,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么没有节操。

“我自己在网上看到也蛮惊讶的。”吴邪想了想,说,“怎么说,就是大家脑洞都太大了吧,我……根本包不起的嘛。”

“你那个包不起是怎么回事啊,还真的想过吗难道!”男主持人失笑。

解语花抬了一下手,说:“这个我可以作证,吴邪跟我说过想包养张起灵。”

“吁——!”

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说解语花:“你可不可以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想包养小哥啦?”

男主持人对女主持人说:“小哥这个称呼还真是听起来蛮亲切的。”

解语花看向主持人,说:“有一次我们一起喝下午茶,那时候好像有一个小明星被包养的事情,然后吴邪说他要是包养就包养影帝张那样的。”

“你少添油加醋,那不就是随口一说,难道会有人不想包养影帝张吗?”

吴邪这理直气壮的话一出口,连张起灵都没忍住勾了勾嘴角,男主持人笑得直拍桌子,女主持人说:“所以被包养的那个小明星是谁?”男主持人推了她一把。

“吴邪的野心还真的蛮大,哈哈哈。”男主持人说着转向张起灵,问,“那张起灵知道这个传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不知道这个传闻。”张起灵回答,“没有关注。”

“哇,影帝张是对这些八卦类的东西一点都不灵敏吗?”女主持人说。张起灵点点头。

“我觉得影帝张坐在这里我压力就好大,感觉他跟咱们节目不是一个画风的。”女主持人对男主持人说。

“我一开始其实想对他撩闲,后来我忍住了。”男主持人笑道,“他一脸正经地坐在那里,就让我很有压力啊。”

女主持人装模作样地朝后台喊:“当时是谁邀请影帝张的?啊?”

吴邪怕张起灵太尴尬,忙说:“其实小哥就是看着比较吓人,平时还蛮好。”

男主持人问:“你们两位私交好像不错,会经常在一起吗?影帝张有没有什么怪癖?”

“还好,他拍戏比较忙,有时候会一起出来吃饭。”吴邪回答,“怪癖倒是没有什么,我想想……饭量大算吗?”

“怎么个饭量大?”男主持人问。

“他的助理给我讲,他在剧组的时候吃饭经常都是三人份,还是因为之后有戏要克制一下。”吴邪说,“如果是在家吃的话,基本上看不到他添饭,但是一会儿一锅的饭就全都不见了。”

“这信息量好大啊。”女主持人说。

“是啊,我现在完全不关心张起灵能吃掉多少饭哈哈哈。”

“所以你们是住在一起吗?”女主持人问。

“不是!”吴邪忙摆手,“有些时候会一起做饭而已。”

“别担心别担心,这段我们会帮你剪掉。”女主持人说。

“真的会吗?”男主持人转过头。

“当然不。”女主持人迅速回答,哈哈笑起来,看向解语花,“你们小时候一起长大,吴邪一直都这样吗,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料?”

解语花看着吴邪,开心地勾起嘴角。

 ————————tbc——————

评论(24)

热度(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