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黑花】《无双登对》(终)

解语花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吴邪和其他小朋友抢棒棒糖大战三百回合终于夺魁的故事,以及故事的续章——拿着棒棒糖被突然冲出来的大黄狗追出好几百米,哭得满脸大鼻涕,还在边哭边舔棒棒糖。

台上台下笑疯了一片,吴邪又觉得好笑又有点害羞,说:“你怎么不说我跟谁抢棒棒糖啊?”

众人把目光投向解语花,解语花笑了笑,吴邪说:“他小时候跟二爷爷学戏,甜的和咸的这种伤嗓子的东西二爷爷都不让他吃,他就总来骗我的,能骗就骗,骗不来就抢。我们那时候三四岁,他穿个粉色的小裙子,漂亮得跟年画娃娃似的。我们那时候总为了他打仗,有一次我三叔心情好,给我买了一个像脸那么大的棒棒糖,我还没来得及吃,他就眼巴巴地看着我,说我要是把棒棒糖给他他长大就嫁给我。”

“哇哦!啊啊哈哈哈哈哈!”台下疯了似的嗷嗷喊,主持人也都笑疯了。

女主持人:“这是不是就是最早的骗婚哈哈哈哈!”

男主持人笑着问吴邪:“那你给他了吗?”

“所以我才生气嘛!”吴邪有点小委屈地说,“给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嘴角隐约要勾起来,黑瞎子坐在他旁边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边笑边拍他肩膀,力气还非常之大。主持人注意到这边,看张起灵一本正经的被黑瞎子拍得一颤一颤的,又笑起来,男主持人说:“他们发小两个还真是塑料情意,你们两个……”

主持人话还没说完,吴邪打断他,说:“等等,等等,我还没爆料完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瞬间全场爆笑。

解语花无奈地扶了下额头,勾着嘴角,斜睨吴邪。

吴邪爆料之前转向了解语花,拾起了刚才的话头,说:“你忘了我们当年的棒棒糖之约了吗,你嫁是不嫁?”

解语花失笑一声,说:“你不是说安心做姐妹吗?”

女主持人笑到仰到后面去,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安心做姐妹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邪噗嗤笑了一声,看了张起灵一眼,又转向主持人,说:“不行,这件事我必须得说,我得让观众朋友们看看他们心中的高冷之花当时是多么堕落。”

吴邪咳了一声,说:“我们小时候在长沙老家,小伙伴们一般都在那个时候回来,大家一起玩,总跟我们一起玩的还有一个小男孩,那天我出来得比较晚,打远就看见小花跟他在小石堆旁边玩,小花亲那小男孩一口,那小男孩就往小花手里塞个东西,小花亲那……”

解语花笑得不行,推了吴邪一把,吴邪失笑,接着讲,说:“你们知道小时候吃的那种石头糖吗?一袋里装着一些,石头的颜色,酸酸甜甜的那种小奶糖。我当时挺纳闷小花为什么要亲他,因为小花那时候是我们的小公主,我是小公主的骑士。”吴邪说到这捂了一把脸,“我真的,我长大之后再看到解语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对性别感到恍惚。”

男主持人:“哈哈哈,童年阴影了哈哈哈。”

女支持人:“我想象一下我都替他崩溃哈哈哈哈!”

吴邪接着说:“就那小男孩说,小花亲他一口,他就给小花一块石头糖,我过去的时候,小花手里有一大把石头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料爆到这个程度,真的是让人疯狂。解语花是很玩得开的人,耳朵尖也变成了粉红色。单手拄着额头笑个不停。黑瞎子一直看着他,听着吴邪的叙述都要被萌翻了。

男主持人笑道:“为糖失足了哈哈哈!”

女主持人还不忘煽风点火,说:“那你当时什么反应啊,你有吃醋吗?”

吴邪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

解语花接了一句:“他第二天买了一大包石头糖。”

两个主持人笑得前仰后合,把小桌子拍得啪啪响,张起灵的嘴角勾起了一个非常大的弧度,黑瞎子的肢体语言很放松,两个人都笑着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后来播出的时候有人评论说:“笑里藏刀jpg.后院起火现场。”大家反驳道:“哈哈哈明明是宠妻狂魔现场,你看对面那两个,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家的人胡闹。”

他们这一波闹完,话题终于转到了张起灵和黑瞎子身上,男主持人问:“你们这边有没有比较劲爆的啊,我们现在的胃口被他们两个人弄得就很大。”

他笑了太久,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颤音,声音非常好听。张起灵和黑瞎子对视了一眼,对面的吴邪和解语花都笑出声来了。吴邪说:“他们两个的眼神好像那种pk之前的就是那个,那个……”

“扒底裤预警。”解语花接道。

所有人都以为会是黑瞎子先说话,没想到张起灵开口道:“他洗澡的时候会唱歌。”

所有人都叹了一声,表示没意思,女主持人说:“我也会唱歌啊,我们大家都会唱歌。”

张起灵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一点没有揭人老底的样子,说:“还跳舞。”

所有人惊了一下。

“有一次在浴室滑倒……”

黑瞎子扭过头:“哑巴张。”

“摔坏了尾骨。”

全场沉默三秒,爆发一阵大笑。

男主持人说:“之前很多人跟我讲黑瞎子精神不太正常,我还不太相信。”他转向张起灵:“那之后是你把他送到医院了吗?”

张起灵说,当时黑瞎子光条条地躺在浴室地板上,没人会给他穿衣服,他和张海客拿了一块大毛巾把黑瞎子包上,扛着去医院了。

“哈哈哈哈,我怎么感觉这个比他摔倒还好笑,你们两个就一个扛头一个抗脚,直挺挺地把他送去医院了吗?”

张起灵点了点头。

后来据张海客补充细节,黑瞎子当时非常配合地把手也缩进去,让小张哥和张起灵把他裹得结结实实、一动也不能动,被扛在肩膀上的途中嘴角还一直在勾着,到了医院的时候医生建议先送精神科。

黑瞎子说:“搞音乐的人的尾骨一定是要伤一伤的。”

女主持人:“你这是什么理论啊!”

解语花摆手:“我可没有啊。”

女主持人:“哈哈哈花爷很认真地在摆脱干系并尝试补刀。”

男主持人:“花爷你是不是吃糖吃咸着了哈哈哈哈哈哈!”

“那小哥呢?小哥有没有什么糗事?”男主持人问黑瞎子,转过头来说,“其实我比较关心这个哈哈。”

女主持人说:“我也是哈哈哈哈!”

黑瞎子想了想,说:“他这个人很无聊……糗事……他曾经跟别人用手语交流了一整天算吗?”

在场的笑声变成了“哈哈哈?”

他们上街采买的时候遇到一个来旅游的中国人,向他们问路。问完话之后张起灵没有反应,黑瞎子故意走远了两步看热闹。那人是个特教的老师,见张起灵不说话,试探地打了两个手语,张起灵犹豫了一会儿,也打手语回应了她。

后来她雇他做一天向导,两个人全程用手语交流。张起灵不是那种会解释的人,见人家误以为他是哑巴,就将计就计,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黑瞎子尾随了他们一天,好几次差点活活笑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哥你还会手语啊哈哈哈!”吴邪差点要笑飞出去。

“你上次吃饭时说的人居然是影帝张。”解语花说。

笑声在三秒钟之后戛然而止。

吴邪转向解语花:“你俩什么时候吃的饭我怎么不知道?”

解语花:“就……就上次啊。”

吴邪:“不,不对劲,你俩肯定有幺蛾子,不然你肯定会告诉我。”

男主持人笑起来:“这是什么闺蜜谈话的既视感啊!”

解语花正色道:“你跟张起灵吃过那么多次饭我还没说你俩有幺蛾子呢。”

男主持人:“撕起来了撕起来了!”他的语气很兴奋,一脸“打起来打起来”的表情。

“塑料闺蜜情。总感觉有什么大料。”女主持人说。

吴邪跟解语花对视了一会儿,暗中达成协议,各自点了点头,把这页翻了过去。

男主持人:“他们两个什么奇怪的设定啊哈哈哈,好像达成了什么神秘约定一样。”

女主持人说:“可能发小比较默契,能用脑电波交流。”她转向张起灵和黑瞎子,“室友有这种神奇的外挂功能吗?”

张起灵扭头看了一眼黑瞎子,回过头来时脸上带着一丝微不可见的嫌弃。

女主持人当场笑喷。

这次节目录的大家都很开心。播出的时候观众们看的也都很开心。因为料实在是太足,光挖细节的剪辑贴都有上千条。“塑料闺蜜情”的词条在热搜上挂了好几天。

后来工作人员又在微博上放了一段散场后的小花絮,瓶邪黑花一行四人走出录播厅,黑瞎子叫了一声:“花爷。”

解语花回头看向他,黑瞎子说:“我有很多石头糖。”

解语花笑眯眯地看着他,笑出了十成的杀意,黑瞎子咧着嘴角,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黑花党表示什么柜门,不存在的,我们黑花的柜门早被黑爷踹了个稀碎。

瓶邪那边。

节目播出后的第一个周末就是七夕情人节。张起灵准备了好久要跟吴邪表白,而这个时候吴邪接了新戏,正在剧组。

晚上的时候张起灵去接他下班,晚饭的餐桌上摆着一簇白色的花朵,馨香扑鼻。吴邪累了一天,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桌子上的栀子花对他来说就是“香”的代名词,根本就想不到隐晦的张影帝在用花语对他表白——永远在一起。

“小哥,我跟你说,这个剧组里的人都特别有意思,有个小姑娘会唱山歌,特别好听。还拜托我朝你要签名了呢。”吴邪说。

张起灵心中有事,不经意地“嗯”了一声,吴邪正在狼吞虎咽,张起灵放下了筷子,说:“吴邪,你愿意跟我这么继续下去吗?”

吴邪愣住,反应了一会儿,明白了张起灵的意思。他的筷子停在碗里,像是在思考,就在张起灵已经放弃希望,想要将来找机会再说的时候,吴邪点了点头。

“小哥,我觉得这样很好。你要是不讨厌我的话,我就愿意一直陪着你。”

张起灵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来,轻轻亲了亲吴邪的额头。

一个小时之后解语花收到了来自吴邪的短信:“小花,事情有变,影帝张要长期包养我!”

解语花笑了半天,回复吴邪:“不是坏事,好好伺候金主!”

他的手机又响了一声,来信人不是吴邪。

一个月后,黑瞎子又出了一首歌,叫做《春情》。

————————end————————

留言好少的呀,总感觉没有人看。写吴邪爆料小花的时候我笑死了哈哈哈

评论(58)

热度(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