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落世》(一)神话设定

楔子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圣于九重天交换功法,运行一小周天,以安天界。

人间,青丘。命格君临世,奉天君旨,告之青丘之主,有违天道,将降天雷八十一道。羽化升仙或灰飞烟灭,定于此夜。

九重天仙气流转,四道混元之力交融抗衡,天边大放异彩。一周天终止,四圣睁眼,与此同时,最后一道天雷击下,山丘夷为平地,青丘之主魂飞魄散。

当夜,玄武断了自己的命格与星盘的联系,舍弃仙骨,强行破开轮回之境,私下凡界。

四圣的命盘与天界的存亡以及人间安康息息相关,玄武强行打破三界的界限,代价巨大,入了凡间,便已是浊气入体,再无回圜的余地。此事干系重大,上古第一只神兽麒麟身携可跨越界限的神器墨琉璃,去往凡间追拿玄武,欲洗净其浊气,擒他重返天界,安定四方。

正欲跨界之时,麒麟遭玄武暗算,墨琉璃失手,落入凡间。

人界。

身着墨袍的男子蓦地出现在月光下的山林之中,没有人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他的面容阴柔俊美,眼尾高扬,本该是孤冷清高的模样,却因眉间那红得几欲滴血的印记显得狂侫万分。他的脚步有些踉跄,走到水边,跪坐在石头上,伸手到自己颈后,一时间黑气大作,这男子双目赤红,由于痛苦,他的面色十分狰狞。他的双手青筋暴起,不知扯下了一块什么东西,狠狠甩进水里。他的脸色十分苍白,而那一汪池水瞬间化为黑水,阴森的气息缭绕在这一片山林之中。男子一转眼,又不知所踪了。

像是流星跌落天际,一颗流光溢彩的东西落进水中,黑雾散去,一切都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平静的水面下,咕咚咕咚地冒起一串气泡,像沸腾一般,凶猛地炸裂着。

暗潮汹涌。

 

(一)

街市上吵吵闹闹,人来人往,小贩叫卖,孩童嬉戏,热闹得很。

吴邪有点畏缩地跟在胖子身后,新奇地到处打量。

“天真,我跟你说,这人间可比山里好玩多了,你吃过肉包子吗?一会儿我给你买两个你尝尝,保管你再也不愿意回到大山里。”王胖子摸了摸腰间的钱袋子——这还是他上次在一个醉酒的纨绔身上摸的。

他们这些混迹在人间的小妖,免不了要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平时随随便便也就罢了,重要的就是一个度。有的有钱人家少爷爱作妖,有一点不对劲就要家里找一群臭道士,把一些过路的小妖怪追得嗷嗷叫。胖子倒是不怕这个,但是麻烦还是少找为好,以他混迹人间的熟练程度,在妖精里算个扛把子,至今还没出过什么问题。

吴邪自小在山林里长大,见过最多的人类也就是山里的樵夫,这样的人间百态他哪里见识过,新奇得不得了。王胖子一边跟他吹牛一边还要分神看紧他,怕这没见识的小子到处乱跑。

“哎,老板,给我来五个肉包子!”

在集市上逛了一圈,王胖子把吴邪拽到包子铺前面,要给他尝尝人间美味。热腾腾的大包子塞到手里,吴邪给烫得来回倒手,说:“哎呀,这怎么这么热?”

“热就对了,热才香呢!”胖子把他拽到边上,拉着他坐在台阶上,两只妖开始啃肉包子。一只白色的小动物从他们身后出溜一下跑走了。王胖子只见到一抹白光,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没有当做一回事。

“天真,香不香?”

吴邪捧着包子,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

“瞧一瞧,看一看!我这可都是上好的翡翠!”吴邪一幅小商贩打扮,拿着帽子扇着风,太阳底下晒得脸蛋通红,见人家姑娘过来,马上开始忽悠,只差没把自己这点地摊货吹成龙宫里的宝贝儿。

胖子挑着扁担,一边挂着一个筐,他卖一些吃食,不知道是不是长相比较有说服力,他的东西卖得一向很快。

他晃悠到吴邪旁边,拧开水壶咕咚咕咚喝水,听完吴邪的长篇大论,一乐,说:“行啊天真,你入世挺快的啊!这才几天啊,坑蒙拐骗样样精通!”

“滚蛋。”吴邪捡起那两个铜板,放在手里颠了一下,乐着朝胖子扬了一下眉,“小爷我这是天赋异禀,知道不?”

听到他这市井气息满满的话,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神奇自称,胖子被一口水呛到,他搓了搓手,一把搂过吴邪,说:“行,这么的,胖爷我看你现在在人间混得也算是有那么一丢丢风生水起,晚上我领你去个好地方。”

“好地方?什么好地方?”吴邪刚要问个清楚,一股香气扑面而来,他和胖子一起转过头去,正见到一个身穿轻纱的女子。这与吴邪平日见的那些女孩子可是大大的不相同,哪里不同,他却说不出来,只觉得这女子要娇媚得许多,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与她对视。

“公子,你这里有胭脂吗?”那女子开口问,声音柔媚。吴邪听她说话才去看她的脸,这一看,又是呆了。胖子早就盯得眼睛快直了,她这一句话说出口,竟然好半天没人搭理她。

那姑娘轻笑一声,吴邪这才倏地回过神来,身后小丫头调笑的语气道:“公子,我家小姐问你话呢!”

“啊,有,有。”吴邪的脸变得更红了,手忙脚乱的把所有胭脂都往前推了推,局促地看着面前人。

那姑娘轻笑一声,随意拿起一个胭脂盒,青葱似的手指沾了一些,就要往唇上抹,手指停到唇边,她又嫣然一笑,目光无意间转到吴邪身后,面色突然变得严肃,但稍纵即逝。

一个叫花子打扮的人坐在吴邪的小摊后面不远处,他看着邋邋遢遢的,若是仔细去看这人的脸,他竟五官都标致得很,一双眼睛十分沉静,看着岁数也不大,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般境遇。

那女子看过来的时候他看着吴邪悄悄叹了口气,右手掐了一道诀,一抹金光飞入吴邪后心,旁人却是看不见。

那女子把这胭脂叫丫头收了,笑道:“公子这盒胭脂我喜欢得紧,只是身上忘带了盘缠,不如我把这帕子留给公子,公子晚上,来玉勾栏找我便是。”

吴邪正要说什么,王胖子忙说:“好,姑娘,我和这小兄弟一定去!”

他说着,抢在吴邪之前接过姑娘手里的帕子。那姑娘看着胖子的眼睛,微微勾起嘴角,手腕一翻,似乎是要去抓吴邪的腕子,近至一寸的时候却如被火灼了似的蓦地收回手。这小动作只在一瞬之内,吴邪和胖子都毫无察觉。

女子上了香轿离去。胖子又看了一会儿,摇摇头“啧”了一声,回手一拍吴邪的后脑勺,说道:“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桃花运呢?”

“什么叫桃花运?”吴邪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一脸疑惑地看着胖子。

他如今虽然看着已和人类没有太大差别,但到底不过是刚刚来到人间不到一个月的小妖,这人间风月之事,他一概不知一概不晓。

胖子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颇有深意地拍了拍吴邪的肩膀:“没事,不知道没关系,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了。刚才那个大美人,就是胖爷跟你说的好地方的人。”

一派天真的小妖怪不知道自己的“好哥们”正要把自己往沟里带,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玉勾栏的排场很大,他们这种没什么来头的小人物,一般也就只能在一楼的大厅里喝两口花酒,别说是见花魁了,跟寻常的姑娘过夜,他们也未必花得起那个钱。

胖子不过是带吴邪来见见世面,当时走到玉勾栏的门口,吴邪看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心里就有些感到不对劲。胖子还叫他换了好衣服,这绸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两个人被一群姑娘簇拥着进去,吴邪紧张得心脏砰砰跳、

胖子自然得很,一面搂着一个姑娘,左一口右一口的喝酒。吴邪把两只手夹在腿间坐着,一动也不敢动。风月场里的姑娘最会看男人,吴邪面容清秀,如此拘谨,一看就是个雏儿,在姑娘们手里,这是抢手货。吴邪身边围着的姑娘比胖子身边的还要多,脸上被印了一个大唇印之后这可怜的小妖怪就快要哭了,一直求救地看着胖子。

他就要落荒而逃,救兵终于来了。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袄裙的小丫头走了过来,挤开吴邪身边的莺莺燕燕,笑着说:“公子,我家姑娘有请。”

惊呆了的不只是胖子和这一桌的姑娘们,旁边的常客也都惊了。吴邪认出来这是白天那个小丫头,看了胖子一眼。

“玉姑娘怎么会找他?”

“这小子真是好命!上次我砸了那么多银子,才能见玉姑娘一面啊!”

吴邪懵懵懂懂地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那小丫头笑着拉走了。

他走上红木的台阶,回头看向胖子,胖子也在看着他,喝掉了姑娘手里的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丫头把他送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前,笑着推了他一把,扭身走掉了。

屋子里飘着一股异香,他的后脚刚刚踏进屋子,身后的门就咯吱一下关上了。他紧张地去拉,怪哉,那雕花小门竟然纹丝不动。

“可是公子来了?”

是那女子的声音。吴邪绕过屏风,香炉青烟袅袅,玉姑娘正在煮茶,从眼尾觑他一眼,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吴邪傻站在那里不敢动,说:“姑娘是要还胭脂的钱吗?”

“嗨呀!”趴在门缝上的王胖子气得一拍大腿。

玉姑娘把吴邪引到塌上,吴邪紧张地坐在她对面,见她调茶,又递给他茶盏。吴邪小心地接过,玉姑娘的手指碰到他的指尖,眸光蓦地一变,指甲一瞬尖利许多,又隐了回去。她笑道:“公子是有福分之人,可是有什么宝物随身吗?”

吴邪摇摇头。他若是此时背对着胖子,那胖子就定会发现, 他的衣服后心上,一道金印正闪闪发光,似乎要破出来似的。

玉姑娘的眼神又阴沉几分,滴血似的红唇竟有些妖艳。她与吴邪交谈几句,已没有了打太极的心情。笑着要为吴邪宽衣。

饶是吴邪不懂男女之事,却是知羞的,死死拽着衣服不肯动。玉姑娘的眼神寒光一闪,右手五指一张,指甲长了足有三寸,吴邪的眼睛瞬间直了,王胖子也扑腾一下跳了起来。

操,不好,这玉姑娘不对劲!他撞门要进去,被一下反弹回来。

有法术加持,坏了!胖子一拍自己的脑门,又朝里面偷看一眼,冷汗顿时下来了。

“妖怪!妖怪!”吴邪俨然忘了自己也不是人,见玉姑娘这原形毕露的样子,吓得大喊大叫。

玉姑娘的衣袂纷飞,双目黑气流转,眼仁赤红。双手成爪状,指甲尖利血红,好似刚把人开肠破肚似的。黑色的妖气在屋子里流动,压迫着吴邪,那道金印从吴邪的后背腾起来,与玉姑娘的黑气抗衡,很显然势力微弱许多。

金光弥散的那一瞬间,玉姑娘的利爪锁向吴邪的喉咙。

吴邪已经闭眼等死,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听得玉姑娘的一声惨叫。

吴邪睁开眼,一位男子挡在他身前,一身白衣,长身玉立。只一挥手,那玉姑娘就惨叫着飞了出去。她跪伏在地上,还是攻击的姿态,一双眼里满是杀意。烛火投过,她的影子落在身后的门板上,九条摇动的影子在不住扭动招摇。

竟是一只九命猫妖!

王胖子一把捂住嘴巴。

吴邪此时已是看呆了,那猫妖还要扑上来,男子眸光一紧,一道白光气势恢宏地迎了上去,猫妖尖利地惨叫了一声,遁了身形。

房内的黑色妖气非但没有散去,反倒是更浓郁了,房梁上处处都是黑雾缭绕,不知有多少蠢蠢欲动的东西。

男子抬眼,额间印记金光大作,沉声开口:“不许动他。”

骚动的黑气刹那间消散,一切归于平静。吴邪盯着那男子的背影,一双眼中惊羡大于恐惧,男子微微回过头,吴邪的瞳孔一缩。那男子睨了吴邪一眼,消失不见了。

结界已破,王胖子冲了进来,扶起吴邪,问道:“怎么回事?!那玉姑娘是妖怪?那金光闪闪的男的是谁啊?”

吴邪摇摇头,还没有回过味来。胖子还要再问,一瞥见吴邪的神情,话瞬间噎在了喉咙里。

操……这小子的表情怎么有点不对劲?

————————tbc————————

评论(23)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