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落世》(二)

胖子走进吴邪的小破屋的时候,吴邪刚刚起床。此时已日上三竿,阳光很是灼眼,吴邪的手放在膝盖上,盯着被子上的蓝色小碎花发呆。

“天真,你他娘的还能更不勤奋一点吗?卖包子的人都收摊了,你他妈还没起床?”王胖子一边嚷嚷着一边走进来,靠近之后看到吴邪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吓得他“嚯”的一声。

“怎么回事?”胖子虽然贫嘴,但也是真关心吴邪,见他脸色不太好,忙问,“不会吧,那事都过去一个多礼拜了,你还没缓过来?”

吴邪摇摇头。这件事虽然一直困扰着他,但是也不至于让他这样。真正折腾他的还真就是睡觉的问题,他从三天前开始做噩梦,一天比一天离谱,现在天一黑根本就不敢睡觉,萎靡不振的跟个包子似的。

“噩梦?你跟胖爷讲讲,什么样的噩梦吓得你不敢睡觉。又被妖精抓了?”

“其实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是梦里的场景和空气,让我感到阴森的压抑。”吴邪说,他捏了捏自己的小被子,转向胖子,凑近来,用邪乎的语气说,“我昨天晚上,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蛇。”

“蛇?”王胖子重复。

“对,蛇,一条黑色的蛇。”吴邪说,“在我家里的那片湖水里,水底很黑,很恐怖,我从水底游上来,游到岸边,岸边站着一个男人,盯着我看。那个男人让我非常……不舒服。”吴邪说着缩了一下肩膀,似乎还在寒毛倒竖。

“快醒来的时候,我还梦见自己好像飘在云彩里,还梦见……嗯……好像是有人流泪?”吴邪皱着眉头,“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一滴泪。”

“照胖爷说,你就是那天被吓到了没有缓过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两天先别出摊了,好好歇一歇吧。”胖子撕开包着包子的油纸,一口咬去半个,说,“收拾收拾起来吃饭。不过,胖爷还是不明白,那猫妖抓你干什么啊?我也没看出来你有什么特别的啊,我觉得那玉姑娘哪怕是走邪门歪道想抓小妖采补,也应该抓我这样的。”

吴邪一听他又提这件事,愣了一下。他当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引来这场无妄之灾,但一回想,出现在脑海中的却不是玉姑娘九尾纷飞的骇人样子,而是那个男人。

他又是谁呢?

吴邪百思不得其解。王胖子为了陪吴邪,也没有去做他在人间的生意,两个人胡乱地玩耍了一天,天黑的时候胖子还是有点不放心,干脆留宿在吴邪家。

身边有人,吴邪安心了许多。月上中天,胖子的呼噜打得震天响,吴邪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习惯了之后,也沉沉睡去。一只白色的小东西从床底下钻了出来,用鼻尖拱了拱吴邪的头发,趴在吴邪的枕边,也睡去了。

周围云雾缭绕,恍若置身仙境,吴邪茫然地环顾四周,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他好像寄居在别人的身体上,被动地去看上演在自己面前的戏。

白色的小狐狸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吴邪现在所依附的人低下头来,他看见一双装饰华美的靴子。小狐狸嘴里不知道衔着什么,在他的靴子上蹭了蹭,这人俯下身,伸出手,小狐狸把仙果放在这人的手上。

他好似是笑了,很微弱的笑声飘进吴邪的耳朵里,然后这具身体的主人,抱起了小狐狸。

手指感受到温暖的一刹那,他又跌入湖底。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他,难捱的痛楚在胸膛处蔓延,他拼命地想要挣扎,却动弹不得,冰凉的湖水、泥浆,全部涌入他的口鼻。四肢百骸有如被业火烧过,灼痛难忍,他却感觉到透彻的凉意。

又有人推了他一把,身后悬崖万丈,他坠入深渊。吴邪惊醒过来,已是一身冷汗。

吴邪还没从梦境的恐惧中回过味来,又被王胖子近在眼前的大脸吓了一跳,二人四目相对,一起跳了起来。吴邪震惊地看着胖子,拍了拍胸膛。后背湿哒哒的,冷汗流得太多,内衬黏在身上,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王胖子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见吴邪惊魂未定的样子,没有问话。站起身来把粗布衣服披上,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说:“天真,你这儿真的不对劲,胖爷我昨天也做了个噩梦。”

“你梦见了什么?”吴邪问。

胖子嘴唇开合了一下,似是欲言又止,他犹豫了一会儿,说:“你记得胖爷跟你说,我曾经在其他的山里,见过一个山花茶妖吗?”

“记得,叫云彩,你喜欢她。”吴邪接话。

“我昨天……昨天……”王胖子磕巴了一下,好像在梦里这也让他感到难以接受似的,他爆了句粗口,骂道,“操,胖爷梦见她……她死了。”

胖子呼噜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表情看起来跟平日的嬉皮大相径庭, 他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说:“就……那么好看的小花妖,泡在水里,泡在水里……操!”

吴邪走过来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安慰道:“别想了,只是梦。”

胖子点点头,两个人洗漱完毕,正要出门,一个人走进来,在门口与二人撞了个正着。吴邪惊了一下,抬头看见那人的脸,立刻傻在原地动也不能动。

是那天的那个神仙一样的男子!

吴邪平日里摆摊卖一些首饰,其实还有其他的营生,好收集一些漂亮的老物件。因此跟他做这行生意的客人经常会上门来,王胖子那天没见到张起灵的正脸,还以为是客人,见吴邪的傻样才反应过来不对味,惊讶地看着这个男人。

吴邪跟胖子没反应过来,那男人也不说话,呆了片刻的吴邪回神,磕巴了半天,才说:“你你你……是那天救我的小哥?”

他本来有连珠串的问题要问,比如“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你那天为什么救我?”“那猫妖为什么要抓我?”

可是这些问题一个都没有问出口。那男人面色非常严峻,冷冷地在屋子里扫视一圈,说:“不要多说,跟我来。”

胖子和吴邪都见过他的神通,更何况昨晚做了诡异的梦,这时心里也在犯嘀咕,见这男人如临大敌的样子,一时间就信了七八分。后背涌起一阵凉意,甚至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屋子,胖子和吴邪跟着他一路走出去。顺着清晨的街道,走出城。

清晨走在路上的人很少,正要出城时胖子和吴邪算是反应了过来,胖子问:“哎,这位神通广大的神仙哥哥,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

那男人回过头,说:“不容细说,你们现在不能留在城里了,我想你们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吧?”

王胖子和吴邪对视一眼,吴邪回答:“是,小哥你到底是……为什么救我?还有,为什么九命猫妖要抓我?”

男人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一瞬间的弧度非常诡异,胖子本能地觉得不对劲,往后拦了拦吴邪。吴邪也稍微感觉不对,但是并不明显。

那男人此时脸色一变,说:“不好,快出城!追过来了!”

一个妖物一旦在同类之间暴露过,之后就很难隐蔽行踪。上次打交道之后吴邪和胖子都熟悉了玉姑娘的味道,虽然不甚明显,却也能感觉得到。那天的经历在脑海中迅速地过了一遍,吴邪看了看那男人的脸,不再迟疑,跟了上去。

三人冲出城,直接扎进了山里,越深入,妖气越发浓重。吴邪和胖子连声叫前面的人,说:“我们到底要逃到哪里?”

男人回过头,走到吴邪旁边,他那眼神让吴邪瑟缩了一下,男人笑了笑,说:“我能救你们性命就是了,快走,马上就要到了,那地方,她不敢追过来。”

男人说完转身,吴邪犹疑了一下,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脚步,王胖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说:“你到底是谁?”

男人回过头:“我是能救你们命的人。”

王胖子跟吴邪对了一下眼神,吴邪点了点头,王胖子说:“进了深山里,就不是什么话都好说的了,你不像是那天的那个人,你到底是谁?”

男人笑了笑,靠近一步,吴邪和胖子都后退一小步,吴邪开口,声音斩钉截铁:“你绝对不是那天那个小哥!”

男人左右扭了扭头,角度十分诡异,二人头皮同时一麻,那男人的嘴角咧到耳朵根,声音蓦然变得尖利而阴森:“怎么,你对他还用情颇深嘛!”

“放屁!”吴邪大骂一句,和王胖子很有默契地转身跑走,叫道,“快跑!”

两个人没跑出五步远,王胖子被一股黑雾掀飞,那男人本来勉强装出的三分庄严稳重一瞬间灰飞烟灭,脸上的画皮脱落,刹那间逼到吴邪面前,一手抓住吴邪的腰把他掳过来,冷笑着对王胖子说:“本来想放你这只肥猫一命,坏老子的好事!”
他说着扭过头来看向吴邪,一双竖瞳让吴邪的心脏顿时缩紧,冰凉的舌头在吴邪的脸上舔了一下,吴邪恶心地躲开,一双眼睛瞪大,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飞出来。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味得多。”那男人说着,朝四周扫了一眼,说,“可惜这不是我的地盘。”

这语气十分惋惜,恨不能现在就吃了吴邪。他警惕地看完四周环境,脱身欲走,一道肉色的人影撞了过来,男人被撞翻,吴邪挣脱了他的钳制,滚到一边。

王胖子转回身,脸颊上一面出现了三道黑色的纹路,他蹲在地上,盯着那男人,说:“给胖爷听好了,狸猫不是猫!”

王胖子这话虽然放得狠,可他毕竟才五百年的道行,对面这东西他根本看不出底细,功力怕是要甩出他一个筋斗云。吴邪就别指望了,别说法力,纯斗殴他都未必打得过壮年男子,今天要是没有天降奇迹,两个人就是口粮没跑了。

那蛇妖果然对他很不在意,轻蔑地笑了一下,吴邪大叫:“胖子,别跟他硬碰硬!”他说着朝密林深处一指,悄悄做了个对抗的手势,胖子点了点头。

先抗下一击,趁这功夫拼命跑进其他大妖的领地,他们这种小东西随便乱窜没有大妖拿他们在意,但是像蛇妖这种就不一样了,一旦越雷池一步,必然引发血战,他不会铤而走险。

两个人很有默契,王胖子点了点头。正要搏命一击,那蛇妖的妖气挟着一股腥风就卷了过来。这妖力太过强大,实力悬殊的程度超过他们的预料,王胖子强撑了一会儿,竟硬生生被翻了个跟头,再起身时,那蛇妖已逼近眼前。

王胖子侧身躲开一击,对吴邪大喊:“天真你快走!他是奔着你来的,你走了他不会为难我!”

说话的功夫,蛇妖一爪抓向他的喉咙。

完了,不用担心云彩了,自己先去西天见佛祖了。王胖子平静地想,余光扫见惊呆了的吴邪。

千钧一发,一股鞭状的黑雾猛地击向蛇妖,他这一掌落空,躲开,看向来人的方向。

女人的冷笑声响在林子上方,三人抬起头,见玉姑娘飘在空中,她香肩半露,舔了舔自己沾了血似的长指甲,对那蛇妖说:“当日说我吃独食,你挑唆得最欢,怎么事到如今也是你先忍不住,想把那小子掳回去?”

这声音柔媚至极,却冷到了骨子里。王胖子和吴邪都是头皮一炸,本来只有一个蛇妖就够呛,现在又来一个玉姑娘,都是来者不善,今天没准真要交代在这了。

“死猫,好不容易把人骗出来,敢坏老子好事,你就算九十条命也不够死的!”那蛇妖几次三番没有得手,俨然大怒。玉姑娘一听这话,面色顿时冷了下来,说:“当日的仇,老娘必然要报,今天就杀了你,给老娘泡药酒!”

这进展始料未及,王胖子嘴角带着血,虽然没被直接击到,但对方强大的妖气也伤到了他。他跑到吴邪旁边,一提吴邪肩膀,说:“狗咬狗,趁机快走!”

一步没来得及迈出去,玉姑娘的簪子就插在了两人脚尖前,这风尘中的女妖声音娇媚,好似在拉拢恩客一般,说:“我玉姑娘的客人,可没有这样就走的哦。”

天上的两妖还在激战,地上的两妖寸步难行。

“这下他娘的废废了。”胖子看着眼前的簪子说,“你要跟胖爷一起拜拜菩萨不?”

吴邪想了想,点点头说也行。

“我看你一直寻思事似的,你想些什么呢?”

“我想,那小哥要是还能出来救我……们,就好了。”吴邪回答。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王胖子鄙夷地看了吴邪一眼,片刻后他抬起头对着天空大喊:“哪位神仙来救我们一命,天真必然以身相许!”

话音刚落,在他们来的方向,林中金光冲天而起。

四只妖同时停顿,看向远方,胖子“我操”了一声,吃惊地看向吴邪:“这他娘的这么灵的吗?”

————————tbc————————

昨天那更好冷,有人在看吗

评论(29)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