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老张,老张呀》(魔性慎)

吴露露上线233333333



自从吴邪住在雨村,就习惯了这群人隔三差五地来讨一次嫌,这一次人来得挺齐全,除了黑瞎子和解语花,就连黎簇和苏万都来了。苏万来吴邪倒是不奇怪,但黎簇这小子装模作样的,一直很不愿意搭理吴邪的样子,他能跑过来,吴邪还真是挺意外的。

胖子忙活着杀鸡,张起灵知道他们今天就要到,早就提着鱼竿出去钓鱼了。这种“大场合”胖子都比较嫌弃吴邪碍手碍脚,一般只有拌凉菜才有他上手的份儿,一同被排挤在厨房外的除了吴邪和解语花还有那两个小崽子。大毒瘤见了吴邪并不不十分亲切、与其侃大山叙旧,反而自顾自地玩着手机,吴邪躺在摇椅上噶悠,装出一副“老子很悠闲,并不想找人聊天”的样子。边拿蒲扇扇风,边从眼角瞥他们。

苏万和黎簇到这种地方来,就算想装得深沉稳重,最后也忍不住会原形毕露。吴邪看他俩脑袋贴着脑袋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总感觉两个小兔崽子没商量什么好事,正这么琢磨呢,他俩竟然偷瞥了吴邪一眼。吴邪心中警铃一作,有点犯嘀咕。

吴邪想来想去也不觉得这俩崽子能把他怎么样,这时黎簇一脸严肃地朝他走了过来。

“吴老板,借一步说话。”黎簇说。

这小子这么多年别的本事没长,倒是很能拿腔作势。吴邪想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跟着他走过去,黎簇说:“吴邪,你还欠我一个要求,你记得吗?”

这件事吴邪的确没忘,那时候把小孩儿拐进来,内心多少有点愧疚。在沙海里临走之前,黎簇曾说过让吴邪答应他一件事,吴邪同意了,他却没提,说有一天想好了会跟吴邪说。吴邪记得自己当时还刻意装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慢慢想,我给你记着。”

这是生意上出事了?吴邪就说他不能无缘无故地来雨村,吴邪作出愿闻其详的表情,黎簇说:“你还记得露露姐吗?”

那个马茂年的女人。吴邪点了点头。

“好,你听好了,我的要求就是,你今天对张大神学她说话一天。”

吴邪:“???”

这崽子是不是精神不正常?这么宝贵的机会他就用来干这么无聊的事情?吴邪扭头看向苏万的方向,发现解语花也在偷偷觑他,操!这帮人是有多无聊?

“滚jb蛋啊,有事说没事滚!”吴邪皱了下眉头,扭头就要走。

黎簇拉住吴邪,吴邪不耐烦地回头看过去,他伸手从怀里一摸,摸出一把欠条。

吴邪:“……”

 

 

 

胖子的鸡炖下锅的时候,张起灵拎着小红桶回来了,看起来收获颇丰。

吴邪迎上去:“老张,哎哟,老张呀!钓了这么多鱼呀!快快快给我拎着,累坏了吧老张?瞧瞧你,真是的!”

吴邪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块纸巾来,给张起灵擦汗。

张起灵:“???”

他朝吴邪身后看过去。解语花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黑瞎子耸了下肩,黎簇和苏万前仰后合,却不敢笑出声,见张起灵看过来,立刻装成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样子。

张起灵不知道他们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但已经习惯吴邪作妖,很是不以为意。他把桶递给吴邪,去井边的缸里掬了捧水洗脸,然后有点茫然地看着吴邪以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姿势拎着桶跑进了厨房。

这下就连黎簇和苏万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这个戏精还能给自己加戏,居然特么的连走路姿势都学???显然簇簇也没想到,表情震惊宛若吃了翔。

之后的时间里,在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两个低估了吴邪蛇精病程度的孩子遭受了不该这个年龄遭受的一切,坐在餐桌上,十分无语凝噎。

“哎呀老张,你瞧瞧你今天钓的鱼,怎么这么多刺的啊,这怎么吃呀,你看看啊,老张!”

苏万的筷子停在盘子上,他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解当家和师傅都一脸看热闹的表情,十分乐在其中。胖爷没有任何反应,淡定得仿佛吴邪平时就这么说话一样,黎簇在旁边一本正经,堪称总裁脸,不过根据苏万多年以来对鸭梨的了解,这货的内心其实跟自己是一样崩溃的。

满桌子人就俩始作俑者内心崩溃,这是什么自讨苦吃的操作?苏万在桌子底下用腿撞了撞黎簇的,黎簇不动声色。

胖子吃了一大口鸡腿,说:“我说,这次你们来了就多待几天再走,小哥马上就过生日了,咱几个出去好好玩一玩。你说呢小哥?”

吴邪搭腔:“对啊对啊老张,一起玩玩嘛!你们几个也别走啊,留下来!”吴邪说着用肩膀撞了一下张起灵的,抱怨道,“哎哟,老张,你倒是说句话呀!”

王胖子一乐,看向另外几人,说:“这少爷今天又作什么呢?”他用胳膊肘耸了耸张起灵,也学着吴邪的语调,“老张,老张说句话!”

苏万一口汽水差点没喷出去。

张起灵似乎是轻叹了一声,答:“好。”

“哎哎哎,听见了吗?”胖子用筷子指了一圈,“小哥金口一开,谁都不行走啊!”

吴邪一拍手:“对对对!”他说着看向黎簇,笑弯了眼睛,多年来看饱受摧残的黎簇一见吴邪这个表情就知道准没有什么好事,梗了一下,吴邪颇有深意地说,“多住几天,我陪你们好好玩玩。”

苏万战战兢兢地看向黎簇,吴邪突然一拍手,叫了一声:“哎呀!”

苏万在座位上吓得一蹦跶,吴邪说:“我不能吃这么多了,我还买了葡萄呢!老张你也少吃点,一会儿咱俩吃葡萄哈,放到明天可就不新鲜了,啊。”

黎簇终于“啪”地放下了筷子,嫌弃地说:“行了行了吴邪你赢了!”

他站起身来,往后踢了一下凳子,一副“真是怕了你了”的表情走掉了。

他一走,饭桌上的人都笑了起来。吴邪仿佛奸计得逞,笑得十分狡黠,开口说:“这个小朋友,真是的。”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没板过来,语调依然十分“露露”,此话一出口整张饭桌都安静了,连黑瞎子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晚上。

张起灵从浴室出来,压着吴邪接吻,两个人情到酣时,四目相对,又轻轻吻了一下嘴唇。张起灵说:“叫我一声。”

吴邪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惊讶地扬了扬眉:“那么叫?”

张起灵:“嗯。”

吴邪眯了眯眼睛,拍了拍张起灵的脸蛋,说:“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口味有点重啊。”

张起灵咬住他的指尖,低头在他脖子上吻了一遍,带着鼻音的声音满是情欲:“叫声听听。”

吴邪看了他一会儿,心想叫就叫,谁怕谁。他想要恶心一点,故意比白天还要嗲,压着声音,哼着似的叫:“老张,老张啊。”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坐起身来。

“你干什么?”吴邪问。

“软了。”张起灵一本正经地答。

吴邪看了他被支起来的浴巾一眼,踹了张起灵一脚,笑骂:“去你妈的。”

脚踝被抓住,张起灵又压上身来。

————————end————————


评论(158)

热度(3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