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枣夹核》(5)

有生之年系列23333,前文自己去主页补吧!



只在一瞬间,吴邪胖子和张起灵就被一群大老鼠团团围住了。俗话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种生物最为卑鄙,是少有的成精之后也不愿化为人形的妖精。老鼠什么东西都吃,跟枣也算是天敌,在吴邪还是个几十岁的小枣的时候曾经被一只大老鼠捉去过,留下了心理阴影,因此一见到这些东西就吓得不行。

张起灵眼皮一跳,把吴邪护在身后,胖子喝道:“哪里来的臭老鼠,敢给胖爷找晦气,叫你们老大出来说话!”

打头的老鼠奸笑了一声,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张起灵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奈何对方鼠数众多,张起灵还要护着吴邪,不消一会儿就左支右绌,身上挂了好几道彩,王胖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然没有张起灵能打,但不是攻击的重点对象。一时间满天大耗子乱飞,吴邪被抓了好几下。老鼠的腥风从吴邪的身边掠过,他觉得十分恐惧,却不甘心被人护着。见张起灵受伤,心疼得很。从地上捡起一根棒子就照着对自己扑过来的老鼠的脑袋敲了过去。

他是人家的口中餐,成了精也没差,大喊着给自己壮胆:“吃枣要完!知道吗吃枣要完啊啊啊啊!”

那老鼠平生哪里被植物揍过,登时就被揍得懵逼了。张起灵听得他这边的动静,一分神,差点被大老鼠把核桃仁都抓出来。

眼见着就要挡不住,解语花领着一帮小妖从天而降,那群老鼠见已经错过了时机,利索地逃窜,转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刚才被逼到绝路上,吴邪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如今那些大老鼠撤走了,吴邪才回过味来,一阵后怕涌上来,手里的棍子当啷掉在了地上。

解语花在高地上叫了吴邪一声,吴邪根本就没听见。张起灵忙过来把吴邪圈在怀里。吴邪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自己的枣皮,扭头对张起灵说:“小哥,我都吓掉渣了。”

解语花叫手下的小妖都撤走,自己从山坡上下来,走到吴邪跟前,他本来想询问一下吴邪的伤势,走近一看到吴邪的红色衣服,一张小脸瞬间变得粉红。

他脸一红,吴邪也反应过来,顿时脸也变红了。他很害怕小花以后就不跟他玩了,嗔怪地用胳膊肘怼了张起灵一下。

“吴邪,你真有本事,私奔还真的嫁人了。 ”解语花双手环胸,扫了一眼张起灵。

小妖们心性稚嫩,孩子气得很,十分记仇。解语花曾经被张起灵掐过脖子,虽然始作俑者是吴邪,但他还是非常不开心。

吴邪的枣皮更红了一些,忙转移话题,说:“不说这些了,小花,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好有你,不然我们就死定了!”

“霍婆婆叫我过来的。”解语花回答,“你们还是先跟我过来吧,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可能知道一些门路。”

他说着走过去,悄声说:“你们离开之后,霍婆婆就去找张大佛爷了。”

吴邪扭头去看张起灵,张起灵点了点头。

胖子走过去一把搂住解语花:“大花,今日救命之恩他日胖胖我定然以身相许,只要你一句话,胖爷……”

他话还没说完,解语花就一脸嫌弃地把他甩开,吴邪拽了解语花一把,好像要说什么话,解语花刚开始还没反应,之后猛然反应过来,叫道:“咦~!你不要把核桃露蹭到我的身上!”

一直不明白解语花为什么说不跟嫁了人的妖精玩的吴邪这时候终于开窍了,他气得支支吾吾了半天,一把搂住张起灵的腰,说:“我们核、核桃,才不跟你们这些花一样,到处传粉呢!你淫荡!”

解语花扁了扁嘴巴,似乎是要炸毛,不过只一瞬间他就绽放了笑颜,说:“你都变成红枣了,还说我淫荡?”

被解语花嘲讽三连,吴邪心下十分委屈,甚至想和张起灵离婚。原来结婚这么憋屈啊,还是谈恋爱比较好。张起灵一看大事不妙,不应当,自己只是一个大核桃,他核桃仁一动,轻轻“嘶”了一声,眉毛皱在了一起,做出了核桃能做出来的最高难度的表情,果不其然成功吸引了吴邪的注意力,让他不再跟解语花斗嘴了。

解语花把吴邪他们安置在了自己家地盘里的一个山洞里面,自己则去替他们打探消息。吴邪的莲子气息已经泄露出去,被那些大老鼠盯上,早晚要出事情。他们从霍家出来之后解语花就去了吴家,吴三省已经失踪了。这件事解语花没有告诉吴邪,不知道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会是怎么样。

那个张起灵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没有他似乎什么都不会发生,九门上一辈的人都对他十分忌惮,吴邪的莲子跟他有关系吗?

九门山这两百年以来的平静,似乎就要被打破了。

胖子是动物,受伤要用草药敷。吴邪和张起灵就好打发得多,解语花临走之前给他们留了露水。解家拥有一大片海棠林,收集露水非常容易,是九门中露水最丰富的一门。吴邪就不行,只好经常来骗花露喝,说明天早上肯定早起去外面收集来还他,这么多年就从来没还过。

吴邪边舔花露边看张起灵在地上画图,九门人的名字被写在地上,陈文锦的名字被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吴邪看了一会儿,看不懂,兴许是懂装不懂。他在地上捡了几个小花剩下的菱角,剥不开,就摘了张起灵的帽子在他脑袋上磕来吃。胖子本来在用自己的兔牙磕,也还算方便,见还有更好的办法,也坐到张起灵身边去,两个人一左一右,你“梆”一下我“梆”一下,一会儿就剥出来一大堆。

吴邪捧在怀里,坐在洞口看天上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胖子有动物节律,这阵儿已经睡熟了。张起灵也不再想,坐到吴邪身边来,吻了一下他的小枣的额头。

吴邪往洞里看了一眼,小声说:“小哥,我吃渴了,胖子睡着了,你给我挤点核桃露来喝吧。”

张起灵面无表情式懵逼jpg.
————————tbc————————


评论(22)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