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落世》(四)

到达鲁庄已是三天后。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山林间行走,胖子是闲不住的妖怪,凡心很重,终于看到集市,开心得不得了。

吴邪也一样开心得很,长长吸了一口气,跟胖子去找肉包子的铺子。张起灵默不作声地跟着他们,并未阻止。

鲁庄看起来很红火的样子,实则妖气漫天。街上的小贩里有不少小妖精,现在的人界竟已是人妖混居了。都是这种小妖倒还好说,像是玉姑娘那种妖怪混在人类里,免不了要出事情。张起灵的眉心微微皱着,只觉得事态越发严重,若不早日将玄武捉回去,阴阳颠倒得只怕会更严重。他丢了墨琉璃,此行困难重重,这一路以来,他的眉间就从未舒展过。

“小哥,这个大包子太香了!”吴邪在他背后叫了一声,怀里捧着纸袋,拿出一个递到张起灵眼前。

胖子一手一个吃得正香,口齿不清地嘲讽吴邪:“包子就包子,什么大包子,跟神仙哥哥装什么可爱。”

“去你娘的!”吴邪把包子塞到张起灵的手里,回身给了胖子一脚,三个人走在集市里,胖子走得比张起灵和吴邪要快一些,一边吃东西一边四处看热闹。吴邪心里也装着事,看了一眼胖子的背影,问:“小哥,我们要去哪儿啊?”

张起灵摇摇头。

吴邪又问:“小哥,你知道那些妖怪为什么要抓我是不是?你出来救我也是同样的原因对不对?你到底是谁啊?能不能告诉我一点。”

他生来好奇心重,突然就好像掉进什么坑里面了。他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原因,还没人愿意告诉他,这滋味真的不太好受。

张起灵终于看向吴邪,沉声说:“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在那之前,我会保护好你。”

吴邪还要问什么,胖子已经掉头回来,指了前方一家客栈,说:“小哥,咱们今晚就在这儿住下吧,这几天在山里吃野果,胖爷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张起灵点点头。他们此行比起漫无目的也并没有强上多少,越往北方妖气越发浓重,兴许能找到什么有关玄武的线索。

进了客栈,小二立刻迎了上来,他们打扮得不错,张起灵还分外器宇轩昂,这帮人见多识广,很会见人下菜碟,殷勤地把人迎了进来,滔滔地介绍店里的拿手菜。

胖子不见外,只当做张起灵有钱,点了一堆大鱼大肉,光是牛肉就要了三斤。小二乐颠颠地往厨房去了,跟胖子不一样,吴邪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有点兴奋地四处乱看,客栈里还蛮有人生百态的,什么穿着打扮的都有。他目光扫过去,又转回来,诧异地眨了眨眼,他方才总觉得好像有人盯着他看,但又没找到目光的来源。

牛肉都是现成的,大厨很快就切好,小二单手托着大盘子,嗓子亮得堪比伶人,颠颠地踩着碎步走了过来,口中叫:“您的三斤牛肉,来嘞!”

盘子稳稳落在桌子上,小二一鞠躬:“客官您吃好!”说着一甩肩膀上的毛巾,又去伺候别的桌了。

吴邪看小二觉得还真是别有风味,王胖子一见肉眼睛都亮了。从筷笼里抓了筷子塞到张起灵和吴邪的手里,说:“别傻愣着,快尝尝!哎哟,胖爷觉得他家的牛肉是真不错。”

张起灵接了筷子,刚抬起手,立刻扭头朝右后方看过去。一桌打扮寻常的小贩坐在那里吃饭喝酒,没什么异常,太阳从外面照过来,落在地上的影子黑黢黢的。

张起灵微微蹙眉,扭转回来。

安全起见,他们三个人只开了一间客房。掌柜的本来见他们吃饭的时候出手阔绰,还以为迎来了大主顾,谁成想却是连房钱都要省的小抠。

下午三人又随意逛了逛,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情,便睡了,这几天一直在马车上将就,妖精也受不了这个车马奔劳。胖子很乐意成人之美,多要了一个床铺打了地铺,让张起灵跟吴邪睡一张床。

这么一尊大神躺在自己身边,吴邪就算心再大也不可能闭着眼睛就睡。这床铺不大,吴邪也不敢翻来覆去的折腾,半边身子都要躺僵了。就这么一点儿也不舒服的睡了过去,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床正对着房门,他扭头去看,见到一个影子贴在门上,眼眶和嘴巴都非常清晰,自然不可能是人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是知道他看过来,嘴巴咧得更大了。影子影影绰绰地摇晃,边缘的毛刺诡异地扭动着。

吴邪吓得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叫出来已经破了音,不管不顾地就去抓张起灵,张起灵本就十分警醒,吴邪一动作他就清醒了过来。吴邪缩过来,害怕得不敢抬头看,把脑袋埋在他肩膀旁边,只露出了一只眼睛,指着门语无伦次地大叫:“鬼,有鬼!”

房间早被张起灵设下了结界,不可能有东西可以进来。若是有其他东西靠近,张起灵也不会毫无察觉,他按住吴邪的手,轻声说:“别叫,告诉我,鬼在哪里?”

吴邪的脑袋扎在张起灵的怀里,指着门。张起灵看过去,那里分明什么都没有,他又说:“别怕,没有。”

吴邪这才抬起头来,一看门口果然什么都没有。他疑惑了一下,难道刚才是幻觉吗,还是自己做噩梦了?吴邪不明所以,但还是神魂未定,张起灵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睡吧,我在你外面。”

这句话让吴邪安心了不少,同床的窘迫也因为这场闹剧消散了。他吓出了一后背冷汗,虽然十分不舒服,却还是往张起灵身边靠了靠,接触到张起灵的体温,他那颗狂跳的心才算是安定了下来,这下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王胖子睡觉睡得很死,吴邪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他不过是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嘴里不知道又嘟囔了什么。安顿好吴邪,张起灵再次看向房门。

这次他凝住心神,竟然当真发现了东西,那门的纸格上,赫然画着一个黑色的麒麟。

张起灵眸光一冷,正欲起身。微小的动作似乎惊到了睡梦中的吴邪,小妖怪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摆,张起灵顿了一下,吴邪的额角的头发还因为刚才激出的冷汗而贴在额头上。张起灵犹疑了几秒,复又躺回床上。

天明。

吴邪和胖子此时的睡姿早已十分奔放。张起灵在睡梦中被吴邪压醒了好几次,不得不几次三番地将吴邪搭在他身上的胳膊或腿轻轻拿下去。趁这两人还没醒,张起灵走到门前,他打开门,想要好好察看一下那处麒麟的画,刚走到外面,候在二楼伺候客人起床洗漱的小二就迎了上来,用不大却刚好让人可以听得十分清楚的声音说:“爷您醒了?我这就去给您准备热水和毛巾。张起灵点了点头,扫了一眼门上的麒麟印记,小二转头欲走,张起灵叫住他。

“爷还有什么吩咐?”

张起灵指了指门上巴掌大的画。小二一脸迷茫,问:“怎么了爷?”

张起灵摇摇头,摆手叫他去了。

寻常人类见不到,是用妖术画的。这妖精虽然进不来,竟然可以在他面前隐藏气息。张起灵暂且琢磨不透他的修为,留下来的麒麟更是让他心生不解。这明摆着是奔着他来的,可在这人世间,断无任何人能得知他是麒麟,这只妖是什么来历?是玄武的人?玄武避他还不及,怎么可能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来招惹他?

张起灵无心细想。抬手抹去了印记,以免吓到屋里的人。

这一天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既然有东西招惹上门,张起灵自然不能当做无事发生,留在客栈守株待兔。

这一晚没什么动静,那妖物没再来招惹,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却出了一件大事。

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了客栈的所有人。张起灵等三人赶过去的途中又听到几声惨叫。到了那房门口,只见小二瘫软在地上,几乎要吐了白沫,铜盆掉在他身边,水洒了一地,与不远处满地的鲜血混在一起。发出后来的惨叫的是其他赶过来的房客,被吓的。一具女尸倒在地上,胸口全都是血,竟是被生挖了心。

张起灵一手挡住王胖子,另一只手去扯吴邪。这人身材上可比胖子灵巧得多,从张起灵胳膊底下钻了过去,还没看清个大概就被张起灵蒙住了眼睛。张起灵两手一边扯着一个,把人拖了回去。

吴邪和胖子没看见,张起灵却看得清楚,那女尸旁写着几个大字“子时之前,交出麒麟扣”,正与前夜的麒麟画像出自同一手笔。

原来那妖怪不是为张起灵这个麒麟上神而来的,单单为了吴邪用红绳扎在手上的麒麟玉扣?这麒麟扣是张起灵启程之日为吴邪带上的,可以压制住他自身的气息,避免被其他妖物窥探觊觎。虽说算个宝物,可又有甚大用?那妖本就可以隐蔽自己气息,要这东西有何用?

这下就连张起灵也想不通了。

在客栈这般惨烈的死了人,可算是大事。衙门很快来了捕头和仵作,那仵作验尸之后摇了摇头,领头的巡捕脸色一变,只找了几个与其有过接触的人问话,就带着人和尸体走了。

出了这么一桩事,本来住店的人也都被吓跑了,剩下的除了张起灵他们,也没有几伙。那群巡捕走了不久,又来了一拨捕头,为首的人身穿一身黑衣,眼睛上围着一条黑纱,嘴角挂着一抹笑,看起来十分吊儿郎当。

他站在一楼的大堂里往上看,张起灵几人坐在二楼栏杆旁的桌子前,张起灵往楼下看去,见到那人,微微蹙眉。那人看上来,目光似乎在黑布之后与张起灵的相撞,他的嘴角勾得更大了,又扫了吴邪一眼,踩着桌子直接飞身上来,朝死人的房间去了。

“这人好奇怪。”吴邪说,“他们是什么人,怎么和刚才来的捕快穿得不一样?”

“这你就不知道了。”王胖子说起民间传说来可谓滔滔不绝,“抓人有抓人的捕快,抓妖有抓妖的捕快。现在这世道,妖怪害人的事不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肯定要出新招子。我看刚才那人不像是个三脚猫,没准真能看出来什么。”

“抓妖的?”吴邪重复了一下,脸色一变,“咱俩就是妖怪啊,他能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把咱俩抓走啊!”

这不是往人家枪口上撞吗!他俩嫌疑还挺大。

吴邪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想自己这小狗爪子应该不至于被怀疑。”然后他想到了什么,突然炸毛,说:“胖子,你是只大狸猫啊,你正好可以掏人心!”

王胖子本来还想嘲笑他,一听吴邪的话,脸顿时绿了,他看向张起灵,说:“小哥,你能为我作证人不是我杀的是不是?要是那狗捕快不分青红皂白非要把我抓走,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他们正说着话,那奇怪的捕快已走了出来,他晃晃悠悠地走过楼梯口,却没有下去,接着朝前走,明显是奔着张起灵他们来了。

胖子咕咚咽了口唾沫,吴邪也紧张得很。张起灵不动声色地喝茶,连眼皮都不抬。那捕快停在他们的桌子前面,目光落在吴邪的脸上。

吴邪看着他脸上的笑就觉得瘆得慌,脑子里不自觉地开始跑马,听说厉害的捕快都是要带徒弟的,谁要是给他当徒弟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好在捕快都是男性居多,要是女孩子估计都得被他方的嫁个不爱说话又不挣钱的相公。

黑瞎子饶有趣味地盯着吴邪看了好一会儿,把吴邪看得毛骨悚然,就在他几乎要受不了跟张起灵求救的时候,黑瞎子弯腰下去捡起了什么。他把铜钱捏在指尖,展示给吴邪看,笑道:“上楼时耍大了,险些丢了吃饭的家伙。”

说完这句话,他便扬长而去。

吴邪跟胖子长出了一口气,胖子猛灌了一口茶,骂道:“操,这人装神弄鬼的,吓死胖爷了!”

被他盯着看,我才害怕呢!吴邪刚要跟张起灵说话,张起灵却站起身来,跟在那男人身后走了出去。

吴邪看向王胖子,王胖子摇了摇头,两人面面相觑,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神秘的男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客栈的大门。

刚才他们没有听到,黑瞎子捡起铜钱时在张起灵耳边轻声说了句话:“是只影魅。”

怪不得来无影去无踪,张起灵并不感到奇怪,他此番追出去,想问的不是这番事情。

两人走进客栈旁的小巷,张起灵开门见山,问:“你看到了什么?”

“那小东西有点意思。”黑瞎子说。

张起灵不作声,黑瞎子沉吟片刻,答道:“至浊至净之物。”

他说完,深深地看了张起灵一眼,转身离去。

至浊至净?张起灵微微皱眉,向前一步扣住黑瞎子的肩膀,黑瞎子缩肩躲开,侧过头,嘴角还是勾着的:“哑巴,被天雷劈的滋味不好受,我可不想再尝一次。”

黑瞎子话罢,把随身的捕快刀架在肩上,嘴里哼着小调,晃晃悠悠地走了。

————————tbc————————

这是一篇热度居下不高的文章233333,你们有事吗?

评论(33)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