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脚盆风波》(雨村日常/年货)

我们三个泡脚的时候一般都离得很远,院子很大,树荫下也很凉快,谁会肩并肩地凑在一起泡啊。

然而今天,我们雨村泡脚大会,暨铁三角树下联谊大会的气氛有些僵硬——胖子坐在我和闷油瓶中间,一只脚插在我的盆里,一只脚插在闷油瓶的盆里,表情十分惬意,十分欠揍。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我跟闷油瓶买了一对情侣脚盆。

这家脚盆网店我们三个人都很喜欢,我们三个的脚盆都是在这里买的,胖子甚至十分好客地为小花定了一份粉红色的,以便不时之需。虽然小花对此十分嫌弃。

他这两天过来偷懒,没有参加我们的泡脚活动,去周围转悠了,估计掐着点,等我们泡完脚,他也就回来了。

我逛某宝的时候碰巧看到那家网店为响应七夕情人节,出了一对情侣脚盆,样式好看,材质也好,十分心动,就买了下来。闷油瓶之前的那个脚盆摔了一下,虽然漏水不严重,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渗水,我这个人有点强迫症,受不了这个,碰到这种合适的哪里能放过。

这也不是我不够意思吧,你说我们处对象买个情侣脚盆也无可厚非,哪里有买情侣物件还带好兄弟一个的?然而胖子看了我俩的脚盆后,十分不乐意,说是我们背叛了组织,背叛了铁三角联谊大会。

我俩惯例扯了几句皮,我和闷油瓶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泡脚,胖子晃晃悠悠地进屋去了,我以为他是去拿脚盆,然而他只抱了个凳子,然后对我展示了他的“男友力”。

我和闷油瓶坐得不算是近,得有两臂的距离。胖子踢了踢我的脚盆,把我连人带凳子都搬起来挪了个窝,然后回身把凳子放在了我和闷油瓶的中间,在我和闷油瓶的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其实只有我),哼着歌大喇喇地坐下,把脚插进了我们的脚盆里。

我不知道闷油瓶作何感想,但是我的内心极度卧槽,乃至于我开口说了个卧槽:“你有病啊?”

“咋啦,三个人的电影,为啥胖爷不能有姓名?”胖子说。

“卧槽,这是啥鸡巴电影啊?你有姓名还他娘的出事了呢!你他妈出去!”我在他的大胖脚上踩了一脚,他像个滑泥鳅一样,回踩了我一脚。

我们两个成年人,以非常成熟的方式,开始胳膊肘对着胳膊肘撞架。我们手扑腾,脚也扑腾,脚盆旁边全都湿了,闷油瓶看着脚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计是认真地想要泡个脚,但是被我俩闹腾得不行,擦擦脚就走了。

还他娘的把擦脚抹布拿走了。

我跟胖子的战争开始升级,小哥走了之后胖子要用小哥的脚盆,我表示实力拒绝,誓死也不肯让他得逞。我施展出潜龙在天,他施展出浪里白条。正打得不亦乐乎,脚盆在地上摩擦摩擦,撞到了热水壶上面。热水壶左右摇晃,里面的水溅了出来,全都落在我和胖子的脚上。

虽然溅上的不多,但还是非常痛。我和胖子立刻开始嚎叫,闷油瓶听到动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我一见了他,就说:“小哥小哥,烫脚了烫脚了,快快快!”

闷油瓶疾步走过来,我烫在脚背上,不愿意穿鞋,也是想跟胖子得瑟,就朝闷油瓶伸手。闷油瓶会意,一把就把我抱了起来,胖子大骂了一声:“操,不带这么虐狗的,胖爷也要抱抱!”

我有点想朝胖子略略略,强行给忍住了。闷油瓶把我抱进屋子里,要我自己弄凉水冲,就去找胖子了。说是烫到,其实就是崩到一些水点,也没有什么大事。闷油瓶一起身我立刻爬起来跟出去,趴在窗户上看院子。

胖子就像个老小孩一样,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跟我较上劲了,非要让闷油瓶抱他。两个人正对峙着,小花从外面回来了,一见这架势,两个人交流了一下眼神。我一看小花的这个笑容有点熟悉,绝逼他娘的要出馊主意。

果不其然,他走到胖子身后卡住他的肩窝,闷油瓶从脚盆里拔出来了胖子的脚,在胖子的懵逼脸注视下,两个人把他抬了起来。

我一看差点没笑死过去,不过胖子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开始扑腾,大骂小哥和小花。

我就看着两个人把胖子抬出了院,然后隔壁他的院子里又响起了声音。我贴着墙去听,听到扑通一声。不到一分钟小花跟闷油瓶就走回来了。

小花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很好,打量了我一下就回他的屋子去了。我被闷油瓶抓包,毫无愧疚感。

“脚不疼了?”闷油瓶说。

“疼得很。”我挑挑眉,得了便宜还卖乖,“胖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闷油瓶叹了口气,提着我的后脖颈就把我提拎进了卧室里……我至今也不知道我又做错了什么。

难不成可爱犯法吗!

后话不表。总之在胖子的坚持下,我和闷油瓶最后也没有用上情侣脚盆,为此我十分忿忿不平,买了好几套情侣内裤来穿。

————————end————————

【瓶邪荼岩】《南派追夫组》二刷通贩点这里~

评论(66)

热度(2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