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小满哥大战群鹅》(年货/雨村日常)

我的雨村笔记是一本非常有尊严的笔记,这里面记录了大大小小的雨村重要事件,连闷油瓶一天喂几次鸡都不会放过的。

这次要记载的,是家里两位长辈的翻车事件。

众所周知,闷油瓶是一个非常喜欢翻跟头打把势的人,这一点不提盗墓笔记,在钓王里都可见一斑。好好的树不能好好爬,非得像窜天猴似的。这可能是身手好的人的通病,黑瞎子也有这个毛病,每次一行人要是同时有他们两个,基本上等于看了一场炫酷杂技表演,看这俩大陀螺满天转,走到哪里都要空翻。

我们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树,枝繁叶茂,十分阴凉。因此我们平时也喜欢往上面挂一点东西,我每年要收腊排骨,仓库里的房梁挂不下,就会挂在树杈上。这项工作一般都是闷油瓶的,取下来自然也是他的活。

我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晃悠,中午好像是要做腊排骨,闷油瓶从屋子里出来,径直就往大树那里走。我还晃悠得挺悠闲,并没有刻意去看闷油瓶,但是在余光里是可以扫到他的。

我正扇着风,余光见闷油瓶从树上翻下来之后,又在地上来了一个前滚翻。这个动作属实惊到我,我立刻扭过头去正面看他,他一只手提着腊排骨,从单膝跪地的姿势已站了起来,并没有拍身上的灰,一脸耿直地从我身边走过了。

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这院子里全是灰,上去取个排骨空翻也就罢了,哪里用得着鱼跃前滚翻啊?难不成这家伙在雨村闲得要长蘑菇,研究出了新的发泄方式?

我百思不得其解,过一会儿就忘了。

直到晚上,另一件事让我回忆了起来。

吃过晚饭,正是夕阳下落的时候,坐在我的院子门口,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和火红的落日。我家的门口有一个大石头,因此我很喜欢坐在上面,看着远处的天空,看着村子里的人走来走去,另有一番风味。

小满哥这时一般都会趴在我的脚边,慵懒地看着人来人往,颇有长辈观世的感觉。

放鹅的赶着一群鹅从街上走过。头鹅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朝我的方向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我从小就怕这东西,长大了也是一样,这东西跟狗还不一样,没有道理可讲的。

我立刻站了起来,小满哥的职责就是保护我,见我紧张,它也戒备了起来,站起来,威风凛凛地抖了抖身上的毛,往前走了两步。

大白鹅此时距我的院门大概还有一米半的距离,对于小满哥这种领地意识极强的动物来说,已经算是侵犯。它朝大白鹅叫了一声,以示警告,但是大白鹅目中无人,还是奔着我们走了过来,其他的鹅也跟了过来。

我又往后退了退,站在院门的门檐下,想看小满哥的反应。小满哥的本事可不是盖的,还极其护主,一直以来像照顾崽子一样照顾我。作为“崽子”,我理应熊一熊,因此我十分期待小满哥大战群鹅的画面。

大白鹅的执意进攻终于惹恼了小满哥,在它扑上去的同时,头鹅身后的大白鹅们也一拥而上。一时间鹅飞狗跳,漫天飞毛,战况十分激烈,场面极其壮观。

半分钟之后小满哥从鹅群中突围了出来,踩着高傲的步伐,一脸正气地走回了我的身边,我要是没看到,我还真得以为它刚才打赢了呢。

大白鹅们显然也并不是真的想进我的院子,从我面前半米处大摇大摆地走掉了,小满哥十分安静地看着它们,表情镇定没有一丝波澜。

我看着它这个表情,觉得十分面熟,不知道怎么,就联想到今天早上闷油瓶的表情了。

卧槽……小满哥给了我启发,我立刻回大树下面看了看,天已经黑了,我贼心不死,打开了手电筒,果不其然找到了一小块非常非常小的西瓜皮。

这下闷油瓶的前滚翻就解释得通了,我拿着西瓜皮,就差没有笑死掉。一想着闷油瓶翻身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这玩意儿,还反应速度满分地迅速来了个前滚翻,我就感到大脑缺氧。

果然是玩石头剪子布都不愿意输的不丢面子的高傲男子。

闷油瓶和小满哥坐在房前的石阶上,一人一狗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共识,依然摆着如出一辙的表情,给了我个死不承认的二脸正气、二脸淡定。

我把这块两个指甲大小的小小的西瓜皮装进了口袋里,觉得非常有纪念价值。

管他神人神狗,人有失脚,狗有失爪嘛,有什么丢脸的,我理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让你俩装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不出正月就是年!

【瓶邪荼岩】《南派追夫组》二刷通贩点这里~

评论(89)

热度(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