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落世》(七)

正午时分,太阳火辣的光芒照射在黄色的沙土地上,暑气逼人,唯有道路两旁的树林里十分凉爽,可是马儿进不去,着急赶路的人无可奈何,只得顶着太阳前进。

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从坡地下方走上了坡面,原来是三个人骑着一大一小两匹马,坐在小马上的是一个胖子,看起来那小马似乎是比他的身板还要不如,颠得上面那个胖子一身肥肉乱晃,好不滑稽。

村庄被摧毁,一个活口都没有留,只有两匹马挣脱了缰绳,侥幸逃过了一劫。吴邪一行人在村庄后面的小山坡上发现了它们,不然以后的路程,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赶。

吴邪不会骑马,只好与张起灵共骑一匹,胖子虽然不乐意地嘟囔了半天,但还是骑上了小马,一路上一直又心疼自己又心疼小马,这么一上午,竟然也走了几十里路。

吴邪热得晕晕乎乎,满面通红,汗水一溜地往下淌。张起灵似乎不受什么影响,这么大热的天,他的身体竟然还很凉快。吴邪虽然不好意思,但实在是热得不行,总是不知不觉就靠过去,反应过来之后脸更红了。

胖子走到这里终于撂挑子了,说:“不行了,不行了小哥,咱们在这歇会儿躲躲太阳吧,再他娘的晒一会儿胖爷就要流油了!”

吴邪很是赞同,扭头期待地看着张起灵。

这下张起灵看清了吴邪红彤彤的小脸,和一双小狗一样水汪汪的眼睛,要不是他知道底细,怕是会以为吴邪真的是一只小狗成精。

天气确实太热了,吴邪和胖子修为都低,除了体质好一些以外,对张起灵来说,与凡人没有什么区别。张起灵点点头,几人翻身下马,钻进了林子里。

喝水吃干粮,众人修整了一下,林风一吹十分凉爽,几个人倚着树坐着,顿觉心旷神怡。

吴邪和胖子坐在一起扯皮,张起灵独自一人坐在旁边。之前在鲁庄,他和胖子揪着吴邪在村子里挨家哭了一通,张起灵还掐了吴邪好几把,到后来已用不着张起灵动手,他一伸手吴邪就快被吓哭了的样子,连声道:“小哥,别别别,我哭我哭,我自己来。”

那眼泪产生的效果,与墨琉璃几无二致。

他一开始找上吴邪,就是机缘巧合地发现,这个天生地长的小妖怪,似乎是对玄武有什么感应。不同于动物植物修炼成的精怪,这种自然而生的精灵,大都有与生俱来的能力,也正因如此,他们对于修炼邪门歪道的妖物或人,都是大补之物。

张起灵观察了吴邪许久,后来见一梦貘偷食吴邪的梦,便叫他再试一次,果不其然,吴邪的梦里,竟然出现了一部分玄武的记忆。

这也是张起灵弄不清楚的地方,就算有所感应,也不会出现记忆共通的事情的。他虽不明就里,但确定了可以利用这个小妖怪追寻玄武的踪迹,可如今看来,他竟与墨琉璃还有什么关系?

他到底是什么人?

胖子咕咚咕咚喝进去了半水壶的水,用胳膊肘拐了吴邪一下,下巴朝张起灵的方向扬了扬,说:“你看那小哥。”

吴邪看过去,张起灵倚树而坐,似乎在看着远方的天空,目光却没有落脚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吴,我觉得这个大神有点蹊跷,这种人心事太重,带上咱们也肯定有他的目的,你多长几个心眼,别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胖子在吴邪耳边低声说。

吴邪看了看胖子,没有答话。

或许是吧,吴邪又不傻,怎么可能会有人平白无故的多次救他于水火,还好心地把他带在身边。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如果不是这个小哥,自己不知道都死了几回了,就算有一天他真的想要他的命,大不了他就还给他。

吴邪这样想着,朝张起灵走了过去。

“哎,你!”王胖子抓了他一把,没抓住,他吧嗒吧嗒嘴,一脸看傻闺女的表情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儿大不中留啊。

张起灵听到脚步声,刚要转过头,温热的手掌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张起灵愣了一下,吴邪坐在他身边,说:“一路上你也总是皱眉,小哥,你怎么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要他怎么来回答呢?

星宿不齐,天宫倾倒,人间阴盛阳衰,妖魔遍行,生灵涂炭,若是抓不回玄武,这人间怕是早晚会变成一片炼狱。

沉甸甸的字句坠在他的唇边,他要怎么回答呢?他身上背着天下苍生啊。

吴邪问完似乎也没指望张起灵会回答,他说:“我小的时候,我们山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小花妖,我叫他小花,他跟我说,人间可好啦,山之外的山也可好啦。我问他外面什么样子,他说人类很好玩,他们喜欢住在一起,每天都热热闹闹的,还说除了我们这座山之外,还有更高更险的山,直接插在云彩里,云彩特别白,空气很好,灵气也很足,要是能爬上去,就可以成为神仙了。”

张起灵不知道吴邪怎么突然提这个,但他还是认真地听他说。

“如果神仙都像你这样的话,那我就不想当神仙了。要是小哥也不是神仙就好了。”吴邪看着张起灵的眼睛,笑了笑。

张起灵心弦一紧,嘴唇微动。吴邪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可是我到人间之后,发现一切跟他说的并不一样。”

“胖子带我出山玩,刚开始还很好,人类真的很热闹,很友善,很有趣,可是没过多久我就被那个玉姑娘捉去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了,大事小事就再也没顺过,好像我是唐僧似的,是妖精就想抓我采补采补。”

吴邪顿了顿,又说:“远处的山也不像小花说的那样,村庄也不是,云彩不是白色的,是黑色的,到处都是害人的妖怪,这是怎么了呢?我总觉得我们遇见的坏妖怪越来越多似的。”吴邪说着朝他们的去路指了指,说:“小哥,你看,那边也是,妖气好重啊,连我都看得出来。”

远山、绿树,小妖怪干净的侧脸,这小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什么都知道。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觉得他的眼睛怎么那么明亮,那么干净,好像比这世界上至净的宝物墨琉璃还要纯净一些似的。

张起灵不敢相信,他竟然有点后悔把吴邪卷入到这场风波中来。可是就算没有他,吴邪又跑得了吗?他的身上有那么多未知,自他出生,这一切都紧紧地跟着他,再也甩不掉了。

这是吴邪的宿命。没有人能够逆天改命,张起灵也不能。

一种不知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散,张起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抓住了吴邪指着远方的那只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

吴邪看向张起灵,稚嫩天真的脸颊上,难得有几分与他平日里气质不符的深沉,吴邪开口,认真地说:“小哥,你有你的事情要做,不告诉我,自然有你的原因。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需要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张起灵的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吴邪,半晌没有反应。打破这僵硬的局势的是王胖子,他在离他们有一棵树的距离坐着,夸张地捂着腮帮子,叫道:“卧槽,我们这么近,你俩他娘的说话小点声行吗?哎哟哟,胖爷这个倒牙啊,哎哟我去!我说天真,你刚才算是表白吗?咋的,你俩现在相好了?”

胖子说着,用下巴指了指两个人依然握在一起的两只手。

张起灵和吴邪立刻撤开手,吴邪一张脸通红,朝着胖子骂:“相好你妈蛋!”这语气奶凶奶凶的,张起灵没忍住多看了一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太一样了。

“你歇好了咱们就赶紧走,天黑之前进城,老子可不想在山林里睡觉!”吴邪说着整了整衣衫,走到马跟前去,扭头见张起灵跟了过来,不知为何竟然有几分害羞。

三个人上马,继续赶路,王胖子眼尖地发现,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冷脸神仙哥哥,耳朵尖是红的。

“哎哟我去,有点意思。”王胖子贼溜溜地笑了一下,一拍马屁股。

三个人赶在门禁之前赶到了城门口,进城的时候果然已经天黑,这个小镇非常热闹,人来人往,四处灯火。几个人牵着马,躲着人群,慢悠悠地往前走。本来以为这里也会遍地妖物,见了这场景,就连张起灵的心情都放松了几分。

吴邪走在边上四处看,一扭头,忽觉一阵暗香扑鼻,那香味十分特殊,吴邪本来也卖香料,却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摄人心魂的香味。他不小心撞到了姑娘,刚要道歉,一抬头,人却不见了,一个粉色的丝帕飘飘悠悠地落在了他的怀里,吴邪放在鼻尖前闻了闻,正是刚才那股香气。

他扭头四处去看,只见一个姑娘已经走出了十步开外,扭头朝他嫣然一笑。

吴邪哪里见过这世面,顿时被这一笑迷得神魂颠倒,好半天都回不过来神。人家姑娘的人影都消失了他才反应过来,小心地把帕子塞进了怀里,嘴角竟然还勾着。

张起灵和胖子找了一圈,正见吴邪揣起一条女人的手帕的画面,胖子觉得十分诧异,张起灵则是皱了皱眉。

入住客栈之后吴邪偷偷把手帕掏出来看,那手帕做工精良,上面的刺绣十分秀气,用金线绣着姑娘的名字:“金魄。”

金魄,吴邪念了念,觉得这名字十分好听,颇有气势,心里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这不知情事的小妖怪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觉得心尖痒得很,惦念着明天把帕子给姑娘送去,他隔着衣服的布料摸了摸胸口,心满意足地睡去了。

胖子洗完脚,正好看见吴邪挂着甜蜜笑容的睡脸,吓得哆嗦一下,咕哝道:“怎么他娘的会这么笑?这小子有点不对劲……”

————————tbc————————

给我点热情啊,这篇热度太低了,所以看到了并且挺喜欢的大家都活跃一点,谢谢啦

评论(23)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