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落世》(八)

次日吴邪心不在焉地吃过了早饭,说是要出去随便逛逛,胖子抹了把嘴,刚说要跟他一起,吴邪的人影就已经不见了。

“操,这小子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王胖子骂了一声,坐回凳子上,想了想,又抓起了一个包子。张起灵看着吴邪消失的门口若有所思,抿了一口茶。

这手绢做工如此考究,想必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在城中打听一下姓氏,肯定能够找到她家的宅邸。吴邪这样想着,手伸进领口又摸了摸丝帕,指尖的触感让他颇生满足之意。

他在街上从头走到尾,随便拦到人便打听,这当地可有一家金府没有,路过的人皆摇头。

这就奇怪了,难不成是自己想错了?又或者……吴邪想起玉姑娘,她的穿着也非常华美,难道那个姑娘也是一个风尘女子吗?吴邪正有些失望,两个小丫鬟谈着天从他身边走过。

“说起来,可倒霉了呢。我们小姐昨日出来逛街市,把她的手帕弄丢了,这不是差我出来找吗?你说这么多人,一个那么小的手帕,怎么可能找得到啊。”

“你们家那么阔绰,怎么小姐还会在意一条帕子?”

“你不知道,那条帕子可是大小姐出阁之前亲自绣给我家小姐的,上面还绣了小姐的名字,她们姐妹情深,我们小姐一直宝贝着呢!”

吴邪眼前一亮,走上前去,问:“姑娘,你家小姐闺名是不是叫做金魄?”

那小丫头微微皱眉,说:“你是哪里来的,好不礼貌!是便怎样?”

吴邪忙把帕子从面前掏出来,说:“不知这是不是贵小姐的帕子,我……”

那小丫头的眼睛瞪得滴溜圆,几乎一把将帕子抢了回去,说:“怎么会在你的手里,登徒子!”

吴邪这么个初出茅庐的小妖精,哪里应付得来这样的场景,立刻羞臊得满脸通红,好半天才把事情解释清楚。那小丫头听完之后变了脸色,说:“原来是这样,是我错怪公子了,还请公子见谅。不如公子随我回府去,小姐非常喜欢这条帕子,多亏了公子才能失而复得,小姐见了你,一定非常开心。”

吴邪的心思本来就在这上面,半推半就的随那丫头去了。那金家虽然阔绰,不知为何竟然住得十分偏僻,几乎要出城了。他随着小丫头走进府邸,庭院华丽而幽静,竟然没见什么佣人,假山池水,景色优美,却透着一股子幽凉的劲儿,吴邪心下有点疑惑,却没有多说。那小丫头似乎是看出来他的神色有些不对,笑道:“我家老爷走得早,夫人前一阵生了一场大病,外出寻医去了,现如今撑起这个家的,只有我家小姐了。”

若是王胖子在场,定然会发现这个场景无比熟悉,《聊斋志异》里惯用的套路,狐狸精骗傻书生的。可这“傻书生”不知道这档子事,深信不疑不说,心下还十分同情起来。

一踏进屋门,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吴邪精神一抖,觉得全身都非常舒适,整个人都飘飘然了。小丫头朝屋里唤了一声,过了半晌,柔软的女声从屋里传来,小丫头掩嘴笑了笑,带着吴邪走进了房间。

吴邪第一次进姑娘闺房,加上对其本就有好感,心跳快得不行,耳朵尖早就红了。越往里走,香气越发浓郁,吴邪仿佛踩在云端上,不知怎么,就走到那姑娘面前了。

那叫金魄的姑娘面容姣好,媚眼如丝,穿着纱制衣裙倚在塌上,见了吴邪就笑了一声,这声音又使得吴邪全身一震,已是看呆了。金魄与小丫头相视一笑,小丫头会意地离开了房间。

金魄朝吴邪招手:“过来。”

那声音柔媚缥缈,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吴邪脚步虚浮,一步一步地走向金魄。

另一边。

正午时分时,王胖子先坐不住了。他四处找了吴邪一圈,没有找到,见张起灵盘腿坐在床榻上打坐,不慌不忙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爽,他说:“小哥,小吴这都出去大半天了,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招邪的体质,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张起灵睁开双眼。

“啧,我跟你说话呢!”胖子用下巴指了指张起灵。

“看他悟性与造化。”张起灵终于开口,声音竟然有些冷淡。

“哎哎哎,你把话说明白!”胖子一听这话有点不对劲,好像有情况呢?“小吴到底干什么去了?”

张起灵再次入定,不再回应。

王胖子急归急,却什么办法都没有,就只能这么跟张起灵死靠,一下午就这么靠了过去,张起灵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要黑天了。

他的双眼一片澄净,直视前方,虽然看起来似乎空无一物,若是仔细深究,竟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暗涌着,这种情绪对张起灵来说,实属罕见。

他这样呆坐了一刻钟,胖子也没有好脸色。张起灵终于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哎,小哥,你干什么去!”胖子赶紧追了上去,在心头暗骂,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怎么说走就走,一声招呼都不打?

屋里香雾环绕,吴邪躺在金魄的腿上,痴痴地望着她,俨然不知今夕何夕。金魄的嘴角一直挂着一抹笑容,若是吴邪此时神志清醒,必然会感到这笑容的妖异。只可惜那迷魂香太过霸道,吴邪的眼里除了金魄,再也装不进其他东西,偶尔张口,将金魄喂给他的东西吃进口中,两人相视一笑。

张起灵几乎转瞬之间就挪到了城边的荒宅,里面杂草丛生,鬼火粼粼。张起灵眼睛微眯,一挥手,院中枯池里的石头就飞了出去,落地轰的一声,阵法一击即破。

金魄微一敛眉,低头柔声对吴邪说:“吻我。”

吴邪不能控制自己,竟然真要抬头吻上去,就在此时,一道金光从屋外射入,吴邪一惊,神智恢复了几分,他扭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只见张起灵衣袂纷飞,满身杀气地站在门口。吴邪被吓了一跳,叫:“小哥!”

“你怎么在这里”几个字没来得及出口,他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好像是来找那个叫金魄的小姐了,一扭头,瞬间吓出一身冷汗,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

哪里还有什么柔媚动人的金魄小姐,吴邪的面前赫然是一张惨白的巨大人脸,眼眶里只有眼白,十分狰狞,头发铺满了整个床铺,刚才他以为的她的纱衣,竟然是头发!

吴邪吓得三魂丢了七魄,一把推开这怪物就朝张起灵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眼泪都险些吓了出来。刚迈出一步,脚踝就被头发缠住,又被拖了回去。吴邪抓着地面朝张起灵求救,王胖子修为低,追张起灵追得气喘吁吁,一来就见了这么个场面,竟然骇得说不出话来,一拍张起灵的肩膀:“愣着干什么,快救人!”

张起灵双手结了个法印,一道火诀朝那怪物飞过去,怪物凄厉地叫了一声,头发迅速地向后缩去。张起灵飞身上前,一把揽住吴邪,单手在空中一抹,眼前迅速生成一片火海,那怪物叫了几声,没了动静。

吴邪被张起灵夹在腋下,惊魂未定。再去看刚才华丽的府邸,分明是一片坍塌的废墟,身后的鬼怪已化为一堆黑灰。王胖子走上前来,张起灵把吴邪塞给胖子,一句话都没说,转身离去。

胖子叹了口气,扛过吴邪,摇了摇头,说:“你小子忒不坚定,刚跟人这边山无棱,扭头就要亲人家姑娘,你说你也真不挑食,那样的你也能下去嘴,这回小哥生气了,我看你怎么办。”

吴邪恍恍惚惚,胖子的话一句都没听清,只听清了一句“小哥生气了”,他刚吓出一身冷汗,这一下更是心头一凉,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吴邪受了惊吓,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全身都是汗涔涔的。张起灵本来不打算理他,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在他背心传了一股真气,吴邪这才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安稳,直到日上三竿。他醒来时胖子和张起灵都不在房间里,他简单地洗漱了一把,打开房门,张起灵正在二楼栏杆旁边的凳子上打坐,阳光卷着灰尘落在他前面的桌子上,阴影衬着他面部的棱角,毫无瑕疵的美好侧脸。

吴邪一下子就把什么玉姑娘、金魄都忘在脑后了,觉得她们及不上张起灵半分,一想到自己昨天竟然如此失态,就差连肠子都悔青了。

他小心翼翼地坐到张起灵对面,想要跟他解释,却不敢打扰他,就这么挺了好一会儿,吴邪终于坐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叫道:“小哥,小哥?”

张起灵没搭理他。

吴邪悻悻地爬在桌子上,嘴巴不知不觉的嘟起了一点,过了一会儿,他又叫:“小哥,你还生我气吗,我知道你肯定能听到,你就是不理我。”

你心里倒是明白,张起灵心想。他本来想要再晾着吴邪一会儿,却怕他没完没了的话痨起来,索性睁开了眼睛。

吴邪一见他肯睁眼,顿时高兴了起来,笑了一下又不太敢笑,说:“小哥,我错了。”

这小妖怪昨天被禁婆骨香迷了心窍,又受了那么大的惊吓,现在一张小脸还苍白着,张起灵再也板不住脸,他盯着吴邪半晌,最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不怪你。”张起灵淡淡道,声音没有半点情绪,“那东西叫禁婆,香气可迷人心智,你不过是中招了。”

“啊?怪不得呢……”吴邪释然了一些,正要说什么,见张起灵深沉的脸色,收住了话头。

“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张起灵面色冷淡。

昨日吴邪刚收起那条帕子,张起灵就发现了异常。他放任吴邪,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真的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上赶着把自己送过去。

原来小哥气的是这个。吴邪一想,更觉心虚,忙立刻表决心,表示自己从今以后一定会远离各路妖魔鬼怪,别说不捡手帕,就连别人给的大白馒头也绝对一口不吃。

这句话就显然没什么诚意,因为他刚说完“馒头”两个字,肚子就咕噜的叫了两声。

吴邪有点不好意思,张起灵心下更是无奈,站起身来走开了。

他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目光落在吴邪的脸颊上,就在吴邪要再次感到心虚的时候,张起灵开口道:“守住你的元阳之身。”

吴邪:“啊?”

————————tbc————————

 


评论(16)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