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途石头

瓶邪荼岩cp洁癖,不逆不拆,禁止转载。【造谣者原地爆炸】新浪微博@风途石头

【瓶邪黑花】《无双登对》番外1

录制厅外面很多粉丝在等着接“下班”,四个人刚出门就迎来一阵欢呼声。张起灵黑瞎子和解语花都早已司空见惯,吴邪还是第一次见这架势,忍不住趴着围栏朝下面看。

他这一扑,下面又是一阵尖叫,有个女孩子声音甜甜的,但是嗓门很高,喊:“崽儿你才二十多岁,妈妈不允许你对别人这么可爱!”

这一声很突出,下面粉丝笑成一团,天台上的几个人也都莞尔。助理从车里拿出一个扩音喇叭递给吴邪,张起灵见状走到吴邪旁边来,怕这个不会公关的傻家伙说胡话。

吴邪打开开关,刚要说话,楼下的站在墙角的一撮人秩序整齐地喊道:“黑花!黑花!黑花!黑花!”

解语花小小地惊了一下,看向黑瞎子,黑瞎子嘴角挂着笑容,朝那边比了一下大拇指,这下又是一阵尖叫声。解语花扬起眉毛,歪头含笑地看着黑瞎子。近期已经习惯解语花笑里藏刀的黑瞎子走上前去,把着吴邪的手,凑近扩音器,说:“圈地自萌哈!”

这专用术语从正主口中说出来,Cp粉和声控同时爆炸。有的姑娘在拿手机直播现场,弹幕上一溜的“柜门踹稀碎”“我们家cp的柜是玻璃柜”。

吴邪收回手,把扩音器放到嘴边,说:“大家早点回家吧,谢谢你们,我们要去吃饭啦!”

呜呜呜这是什么宇宙大可爱丫!为什么说话要“啦”啊!

下面又是一阵躁动,乱七八糟的,吴邪认真去听,问:“什么???”

“去哪呀!”

“谁请客呀!”

“小花请客。”吴邪回答。

本来倚在栏杆上笑着看热闹的小花听了这话一下直起身子,惊讶地看向吴邪,有眼尖的看到解语花的反应,笑得喘不过气来。边笑边发微博。

——“哈哈哈哈你们快看花爷丫!像是受惊之后懵逼的小猫咪!”

下面评论——“啊,羡慕在场的姐妹。花爷这是又被邪宝坑了吧哈哈哈哈!”

——“花爷:我怎么不知道我要请客???”

吴邪的“专坑发小粉”在现场居然也有不少,这个时候都起哄,一起大叫,让吴邪还机票钱。

吴邪听了好一会儿才分辨出关键词,眼睛顿时瞪得溜圆,歪脖说:“什么机票,我忘记了。”说着把扩音器塞到张起灵手里,哒哒哒地跑走了。

下面哄堂大笑,全部都被萌吐血,叫着“吓跑了吓跑了!”“崽儿别跑妈妈给你还机票钱!”

几个人跟粉丝互动了一小会儿,就各自上车了。吴邪来之前说想吃当地美食,张起灵来之前就定好了包房,除了他们的助理还有几个节目组的摄影师,多少要录制一点小视频。几个人照常吃饭说笑,等外人走了才嗨起来。

小张哥是个左右逢源的人精,跟其他几个人的助理都玩得特别嗨。这里没外人,张起灵给吴邪扒了一堆小龙虾,吴邪则和解语花互怼,把碗里的虾肉吃掉,扭头对张起灵说:“小哥不要扒了,小龙虾就是自己吃才比较有快感。”

他说完这句就又转过去跟大伙说话,张起灵扯了张纸巾擦了擦手,坐到一边沙发上,黑瞎子凑过来,一把搂住张起灵的脖子,说:“哎,哑巴,看不出来啊,进展这么快,你看花爷。”他说着撞了一下张起灵的肩膀,“给兄弟支支招?”

他哪里用得着张起灵支招,纯属在这里调戏人,张起灵没搭理他,去另一桌取了炸鸡腿来吃。

吴邪他们已经玩嗨了起来,先是数七,又是转勺子。这一帮人玩数七是分不出来胜负的,就琢磨新的游戏来玩,吵吵嚷嚷半天才发现张起灵和黑瞎子没在桌上,找了一圈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张起灵的西服外套搭在椅子背上,衬衫的领口开了两颗。黑瞎子单脚踩着凳子,咧着嘴角,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跟张起灵在划拳。

两个人玩得十分之安静,估计是有史以来最消停的划酒拳。众所周知,划拳的快感就来自于喊酒令,叫嚷起来热闹,这两个人不走寻常路,似乎还很嗨的样子。

张起灵仰头干了一杯,黑瞎子吸了一口烟,一团烟雾从口鼻涌出,模糊了面容,乍一看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小性感。

张起灵把杯子放下,两个人又开始划拳,一帮人愣眉愣眼的看着这两人你一杯我一杯,谁都没反应过来。

吴邪看着那张桌子上一堆空杯,叫了一声,说:“你俩怎么自己嗨上了?过来一起玩!”

张起灵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黑瞎子把脚撤下来,正正当当地站着。吴邪走过来拉张起灵,黑瞎子跟着过去。他俩都没少喝,居然没事人的样子。吴邪没想到张起灵酒量这么大,还夸了他几句。

他们回到主桌坐下,张起灵一脸严肃正经的样子,看不出来是刚喝过酒的人,那副派头好像机关人员要开会,让在场的看着他都不怎么敢嗨了。

“来来来,咱们玩那个‘动物园里有什么’。”吴邪抓了一只小龙虾,招呼旁边的人,他回头看向张起灵,问:“小哥你渴不渴,要喝水吗?”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喝了口水。

游戏玩了一圈,张起灵是吴邪的上家,到张起灵的时候餐桌上一片沉默,张起灵端坐在那里,好像没在玩一样。吴邪以为张起灵想不出,在他身后偷偷提醒——“树袋熊,小哥,树袋熊!”

张起灵听到声音看向吴邪,吴邪愣了一秒,觉得小哥眼里怎么好像闪过了一丝……茫然?

“别玩赖小三爷,影帝张快喝!”

张起灵看着吴邪给他倒上酒,拿起来一饮而尽。

解语花今天喝得最少,他一向感觉比较敏锐,觉得张起灵好像有点不对劲。下一轮开始之前他叫了吴邪一下,说:“小邪,影帝张有点不对劲啊,是不是喝多了?”

“啊?不能吧。”吴邪回头去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张起灵。

“反正刚才他跟瞎子都喝得挺多的,你看着他点吧。”解语花说。他刚要回去自己座位,吴邪拉住他,说,“哎,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什么时候跟黑瞎子这么好了,一口一个瞎子叫着。”

解语花失笑:“你少胡说八道。”说着拂开吴邪的手,扭身走了。

“这两人肯定有事……”吴邪嘀咕了一句,坐回张起灵的身边,盯着他的脸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喝醉。

这也不像啊。吴邪心想,随便找话:“小哥,小龙虾还有呢,你吃不吃?”

张起灵“嗯”了一声,安安静静地开始吃虾。

吴邪愣了一下,嘴角忍不住勾起来,小哥好像真有点不对劲哎,他咳嗽了一声,捂着嘴巴,忍住笑意,问:“小哥,你想不想上厕所?”

张起灵想了想,站起身来。

……有些人喝醉了的反应就是迷之听话。

黑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解语花旁边的座位,解语花看着张起灵步伐稳健地走出包房,吴邪跟在他身后,指了指张起灵的背影,满脸的坏笑都憋不住。

还真是喝多了。解语花回过头,抿了一口饮料,看向旁边的黑瞎子,说:“张起灵喝多了,你怎么没事?”

“他酒量没我酒量好。”黑瞎子认真地回答,把仅剩的几只小龙虾的盘子拿到面前来。

黑瞎子以非常玩世不恭的姿态吃了三只虾,擦了擦手,认真地看向解语花。

他很少有这样的表情,解语花与黑瞎子对视,心头顿觉不妙。

难道……他是要……

黑瞎子深情地看着解语花,开口:“花爷。”

解语花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变快了一些。

“你想看我在浴室跳舞吗?”

解语花:“???”

解语花长出了一口气,一点都没惊讶,说:“你也喝多了。”

“啊?是吗?”黑瞎子说。

解语花感到一阵头疼,这个人平时精神也不太正常,喝不喝多还真看不出来,他敷衍地点了点头,问:“你自己感觉怎么样,头晕吗?”

“还好。”黑瞎子回答。又开始接着吃虾,片刻之后他再次看向解语花,说:“花爷。”

解语花从手机上抬眼,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再一次的深情对视后,黑瞎子说:“我以前在德国的时候裸奔过。”

解语花直起腰,深吸了一口气,叹了出去。

吴邪跟张起灵从外面回来了,吴邪让张起灵坐在沙发上等他,他去取衣服,找助理,叫助理打电话叫车来接。他走到解语花旁边去,说:“真喝多了,看着一本正经的,脑子都停了。”

解语花顺着吴邪的手指看过去,正看到小张哥可不递给张起灵一个什么东西,张起灵接过来,深沉地目视前方,又开始吃东西。

吴邪笑得要翻了,说:“真多了,给啥吃啥,我得看着点。都玩得嗨,我怕谁再给他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坏了。”

解语花点点头,饭局到这儿也就要散了,定的都是一个酒店,安排了车,一股脑的都安静了。

解语花没跟他们走,有车来接他,吴邪问:“小花,你不回酒店吗?”

解语花摇摇头,说:“我在这边有个公寓。”

张起灵他们都上车了,黑瞎子坐在路边抽烟醒酒。他没助理,那一帮人各自管着各家的人,把他给落下了。车都开走了他也没出声,烟还剩下半截。

解语花看人都走了才上车,一扭头正看见黑瞎子,他深吸了一口烟,腮帮子都瘪了下去,又朝天慢慢吐出去。

解语花拉开车门,想了想,没上车,也没说话,倚着车低头玩手机。

火烧到烟屁股,黑瞎子起身,在垃圾桶的铁皮上按熄了烟头,屈指弹进垃圾桶里,两手插在裤袋里,晃晃悠悠地走向解语花。

轿车在马路上疾驰而去,昏黄的街灯像是灯笼鱼,一连串地从车窗外游过。喝过酒的人容易乏,刚才的热闹劲过去,黑瞎子的精气神儿也散了,慢慢地歪倒在解语花的肩膀上。

解语花的手指停在手机屏上,扭头去看了一眼黑瞎子,这样看了一会儿,又扭回头来。

吴邪的微信发了过来:“小哥喝醉很黏人。”

解语花微微勾起嘴角,回复:“做好润滑。”

吴邪发表情包骂人。

手机的提示音惊醒了带睡不睡的黑瞎子,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解语花的肩膀上。醉酒的脑子很不清醒,他没觉得怎样。

路上的车不多,地下车道里,马路从拐角处钻出来,有点像电影里的画面。司机的车窗开着一点,有风吹进来。黑瞎子看着前面的马路,小声地哼起歌来,醉酒的含糊嗓音。

解语花却听清楚了,他在唱《无香》。

一路无话。


评论(23)

热度(895)